探親11--30   亂倫小說 

十一、大炕(四)

佟小梅浪叫著,屁股跟美腿忽然一緊,隨著佟大力的雞巴猛地抽出,一股熱流從穴口噴湧而出,濕熱的尿液帶著陰精噴出三尺之高。

“小淫娃,又被老子操的尿了!”被中的佟大力甕聲甕氣的說著,也不管那依然在噴灑的尿液,碩大的龜頭又抵住了佟小梅的穴口,但是佟小梅的穴口正在高潮中收縮,頂了幾下也沒有頂進去。

佟豪已經看的呆住了,甚至連自己已經在蔓茹的穴中噴射了都一無所覺,蔓茹也是如此,小嘴張開成了O型,美眸圓睜,死死的盯著自己未來公公那近三十公分長的陽具,看著那如自己小臂粗細的雞巴桿,如鵝蛋大小的猙獰龜頭,看著那雙在濕淋淋的陽具上遊移的小手,心臟砰砰的跳著。

“爹爹,來嘛,唔~~人家,啊~~還要……!毙∶诽撊醯穆曇粼俅雾懫。

“你,還行嗎?要不……!

“不~~不嘛,今天,你一定,啊~~要射出來!”

“這,還是算了,今天已經操了很長時間了,別像上次那樣,你的小逼腫的沒法走路,被小豪跟蔓茹看出來就不好了!”佟大力猶豫著說道。

“沒關係,多幹幾次就不會這樣了……!北桓C裡傳來了一陣啾啾的親吻聲,“好公公,來嘛,蔓茹要你的大屌,啊~~來操蔓茹的小騷穴,操你兒媳婦的小逼吧!”

“瞎說什麼……!

“哪有瞎說,那會兒你看到蔓茹的光屁股的時候,雞巴不是翹起來了,嘻嘻,雖然你跳上牆,我還是看到了,是不死,唔~~沒看到她的小騷逼,心裡癢!現在蔓茹讓你操了,公公,快點,啊~~操蔓茹的小逼吧……!毙∶芬贿呉幍恼f著,一邊用小手牽引著那一手無法握住的雞巴拉向自己穴口。

“幹!”佟豪暗罵一聲,“這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嗎?那個從小帶大自己,給了自己母愛的溫柔賢淑的姐姐嗎?”

轉過頭看向身下的蔓茹,四目相對,蔓茹羞的閉上了眼睛,只有那砰砰的心跳跟小嘴劇烈的喘息,能看出她此刻的心情。

佟豪剛要動一下屁股,這才發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射了,這讓他更加的羞憤難平,瞅了一眼老爹那粗大猙獰的雞巴,歎了口氣,“對,對不起!”

蔓茹自己也覺察到了,感受著穴口那根軟軟的肉蟲,心中一時間苦悶異常,又不捨得責怪佟豪,輕聲道,“沒什麼,多來幾次就好了啦!”

“那~~那你怎麼辦?”佟豪從蔓茹身下翻下,愛憐的撫摸著她滑如凝脂的肌膚。

“忍一下就好了啦!沒事的,我們,我們再睡會吧!”蔓茹輕輕在佟豪臉上親了一口。

抱著懷中的玉人兒,佟豪又是自責又是感動,深吸一口氣 ,,忽然說道,“你是不是喜歡父親那樣的大雞巴!”

“嗯~~!啊~~!不!沒,沒有……!甭慊艁y的看著佟豪。

“沒關係,你,你看吧!我用手讓你舒服一下……!辟『浪釢恼f道,將蔓茹扳倒自己右邊,不由分說的將中指從後面插入了她濕熱緊湊的陰穴中。

“啊~~!不!啊~~壞蛋,阿豪,唔~~不要,人家不要看嘛!啊~~嗯……!甭愠嗦愕膵绍|顫抖著,說著不要,一雙美眸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未來公公那根猙獰巨大,讓她心慌意亂的粗大雞巴上。

蔓茹聽著對面被窩中小梅姐壓抑的低吟,看著那不停的沒入豐滿屁股中的碩大,陰道中的騷樣越來越強烈。

“好大,太大了,天吶,要是被這麼大的雞巴進入,是什麼感覺,我的小穴穴會不會被撐破……,不!我怎麼能這樣想,他是阿豪的爸爸,是我的……!甭愕暮粑絹碓郊贝,用力的挺動著美臀,配合著佟豪的手指在她穴中的抽插,她甚至開始幻想,渴望對面被窩中的人是自己。

“爸爸,啊~~好爸爸,蔓茹要被你幹死了,操我,啊~~操蔓茹,用力,用力幹蔓茹的騷穴……!

“哎呀~~要死了,爸爸,你怎麼能幹你兒媳的穴,啊~~美,好美,蔓茹要死了,啊~~人家的肚子要被你搗破了,子宮要壞了,嗷~~你還想不想抱孫子啊……!

佟小梅的浪叫聲越來越大,佟大力的大肉棒依然在她體內肆虐,忽然身體一翻,兩人側起了身子,撐開佟小梅的一條大腿,讓她翻個身從背後干進她的穴中,佟大力一句話也不說,像牛一般悶哼著,瘋狂的幹著女兒的嫩穴。

兩人的這個姿勢,正對著蔓茹跟佟豪,天越來越亮,交合處也完全展露在了他們眼中。

佟小梅白天穿著棉襖棉褲看不出身材,只能從她略圓的標誌臉蛋看出她是一個美女,此刻脫去了衣服,即便只是見到腰部以下的部分,也能讓人想像出她完美的身材,一雙美腿又白又圓,比蔓茹的要短一些,豐滿一些,但是絲毫不顯臃腫。

雪白大腿的盡頭,鼓鼓的陰阜上一抹濃密而不雜亂的黑色草叢,讓雪白的肌膚更顯白膩,由於穴口被大大的撐開,看不出樣子,但是從包裹在雞巴上的,那抹嫩白中帶著鮮紅的穴肉,也能判斷出,佟小梅的穴一定是那種鼓脹雪白的類型。

佟大力大大分開著女兒的雙腿,下身快速的操幹著,每一次都將雞巴抽到盡頭然後猛烈的貫入,一波波淫水被龜棱刮出,染的兩人結合處一片狼藉,碩大的卵蛋劇烈的上下拍打,甩的淫水四濺。

佟豪在蔓茹身下抽插的一根手指已經變成了三根,從那將自己的手掌完全打濕的淫水可見蔓茹此刻的激情,看著呼吸急促的美麗女友用手捂住小嘴,看著她的一雙美眸緊緊盯著父親雞巴的樣子,佟豪倍感刺激卻是苦悶異常,因為他的雞巴依然軟塌塌的。

“啊~~啊~~壞老公~~人家要受不了了~~啊~~太厲害了,蔓茹要被你弄死了,啊~~輕一點,輕一點,人家要忍不住了,唔~~要是被他們聽到,啊~~人家不要見人了……”蔓茹輕聲叫喊著。

“聽到又怎麼樣!正好讓老爹看看,這麼漂亮淫蕩的兒媳婦,正看著他的雞巴呢!”佟豪滿心的嫉妒跟興奮,一說出這樣的話,頓時後悔了,看了看蔓茹,發現她竟然沒有一絲的不快,反而叫的更加騷浪起來。

“壞老公~~啊~~你怎麼可以讓~~啊~~爸爸看到~~看到人家這個樣子~~以後~~我還怎麼見他~~啊~~受不了~~老公,用力~~用力幹我……!??

佟豪的鬱悶無法發洩,只好用手上的劇烈動作表示自己的憤慨,同時哼聲道,“小騷貨!看你公公的雞巴也看的這麼興奮,叫吧,讓爸爸聽聽你的浪叫,說不定,說不定會讓你享受一下他的大雞巴!”

“老公,啊~~不要這樣說,嗚~~你好變態,啊~~你怎麼能讓爸爸幹你女朋友的小穴……!

蔓茹興奮的看著在小梅姐的穴中進出的碩大雞巴,嗚嗚浪叫著,她的話把佟豪刺激的身體一顫,又是一陣快速猛烈的抽動,扣挖的蔓茹小穴中淫水四溢,主動把手伸到後面摟住了佟豪的脖頸,在佟豪的耳邊輕聲呻吟著,“爸爸,啊~~好爸爸,幹我,操我,用你的大雞巴操我,啊~~蔓茹要被你弄死了,啊。!”

看著蔓茹那意亂情迷,不知所以的樣子,佟豪真恨不得將自己不爭氣的雞巴揪下來,他還從來不知道,蔓茹會說這樣的淫話,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能把清純美麗的女友弄爽了!

正在他們玩的越來越瘋的時候,一聲清脆中帶著迷蒙的聲音在混亂的小屋中響了起來,“爸爸~~唔~~姐姐,你們,嗯~~你們又這樣,我不……,人家被窩好冷,可兒也要到你們被窩去!”

蔓茹跟佟豪身體一顫,兩人同時看向前方,只見佟可兒打著哈欠從被窩中坐了起來,嘟著小嘴看向正在瘋狂交合中的佟大力跟佟小梅,瘦弱的香肩,剛剛長成的嫩乳在濛濛的晨光中閃著動人心魄的光芒,尤其是她從被窩中慢慢爬出時,翹起的屁股正對著兩人,十三歲少女性感的小屁股,雪白沒有一絲毛髮的陰戶, ,緊緊閉合只有一道紅色縫隙的穴口,讓佟豪猛地吞了一口口水,軟軟的雞巴瞬間聳立了起來。

可兒這麼大的埋怨聲自然將被窩中的佟大力跟佟小梅驚動了,蒙著兩人身子的被褥掀開,一黑一白,兩具交疊糾纏在一起裸軀暴露在了空氣之中,佟小梅那碩大如吊鐘般的奶子正被佟大力緊緊的捏著,一絲絲白肉從指縫中溢出,被紛亂的頭髮遮掩的,通紅俏麗的臉蛋上,一雙桃花眼看了對面的佟豪跟蔓如一眼,對著可兒又急又羞的低聲喊道,“死丫頭,小點聲!”

“又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可兒一邊向兩人被被窩中鑽,嫩白小手伸出,猛地抓住了佟大力的卵蛋,“壞蛋爸爸,只摟姐姐睡,不管可兒!”



十二、洗澡

雞巴被女兒的蜜穴包裹,卵蛋被小女兒揪扯,再加上兒子跟兒媳婦就在兩米處,這種混亂的刺激之下,佟大力哪還忍得住,低吼一聲,身體猛地一顫,就要把雞巴抽出來。

“不要,爹爹,啊~~射進來,進來……!辟⌒∶凡还懿活櫟膲鹤×速〈罅Φ氖,同時用力的向後頂著美臀。

“不行,你是我女兒,我不能,啊……!

“為什麼不行,又不是你親生的,啊~~好燙,唔~~好多,啊~~要被你射穿了……!

蔓茹瞇著眼睛,看著淫亂的父女三人,看著在佟小梅豐滿美腿間的碩大卵蛋一次次收縮,將不知多少的精液射入了那雪白的小腹中,忽然一陣口乾舌燥,就像那精液是射到了自己肚子中一般。

佟豪只覺插在蔓茹陰道中的手指被周圍的穴肉一陣瘋狂的擠壓摩擦,一股蜜汁洶湧而出,但他此刻已經沒有心思去管懷中的美人兒了,甚至對父親跟姐姐生殖器結合處鼓鼓流淌的精液都視而不見,心中喃喃自語,“姐姐竟然不是老爹親生的?……”

蔓茹小嘴壓在被子下,大口大口的喘著,瞇著的眼睛猛然間睜大了,只見清純俏麗的小可兒絲毫不顧兩人生殖器處的骯髒,就像習以為常般,將小臉湊向了兩人交合處,半開半合著迷蒙的大眼,吐出鮮紅的嫩舌,很是靈活的將溢出在外的精液舔的乾乾淨淨,又將佟大力抽出穴口的雞巴上上下下輕舔一邊,鑽進佟大力的被窩呼呼睡去。

“好荒唐,簡直太讓人難以相信了……!甭隳剜,悄悄轉過身,一陣睡意襲來,慢慢闔上了眼簾。

一早醒來,佟大力跟可兒已經不見了蹤影,四人起床後,蔓茹看向忙碌著準備早飯的佟小梅,心中滿是尷尬,真的無法想像,這個溫柔沈默的女孩,是昨晚那個騷浪的女人,還有清純麗質的小可兒,竟然會……,可是想想自己,也便釋然了。

“蔓茹,你怎麼了?”佟豪看著俏臉暈紅的女朋友,關心的說道。

“沒,沒什麼!”蔓茹低聲道。

“哦!沒事就好!”

“阿豪,我,我想洗澡……!甭阈邼目戳艘谎圪⌒∶。

“!這個……”佟豪撓了撓頭,他常年不在家,還真不知道平時去哪裡洗,想到自己昨晚在蔓茹穴中射了兩次,尷尬的看了一眼蔓茹,“對不起!昨晚……!

“說什麼呢!”蔓茹的小臉映上一抹暈紅,羞惱的看著佟豪。

“呵呵,洗澡嘛,有什麼好害臊的!”佟小梅從門外走了進來,“我們都是去山上老孫頭那裡洗!”

“老孫頭?有個傻兒子的那個?”佟豪疑惑的說道,“他們家開了澡堂?”

“是!你忘了山上那個溫泉了,讓他霸佔了,蓋了幾間破房子,現在洗澡還要錢,要不是村裡人覺得他可憐……,哼!”佟小梅臉上出現了一絲少有的怒氣。

“要錢就要錢吧,小梅姐,等下我們一起去吧!”蔓茹聽到這裡竟然有溫泉,頓時高興了起來。

“這個……!辟⌒∶藩q豫了一下,“我就不去了,再有幾天就過年了,家裡還得收拾一下,等下爸爸打柴回來,還要忙呢!”

本來想路上問問姐姐為什麼不是老爹的親生女兒,聽到她這麼說,佟豪也便點了點頭,心說,就以後再問吧!

“記著,蔓茹在裡面洗澡,你看好了,老孫頭不是什麼好東西!”佟小梅囑咐了一句,便不再言語。

…………

大冬天,山裡人什麼都缺,就不缺閑漢,三人一堆,兩人一夥嘻嘻笑笑的看著佟豪跟蔓如,尤其是幾個老光棍,那如狼般的眼睛在蔓茹的身上四處逡巡,似乎已經把她全身都剝光了一般。

佟豪也無可奈何,總不能因為人家多看了兩眼就罵上一頓吧?畢竟,他不是佟大力。

蔓茹緊緊摟著佟豪的胳膊,自然感受到了一路上的目光,看著一個個男人在自己乳房屁股上肆虐的目光,心中滿是厭惡,但讓她羞憤的是,自己竟然有了反應,尤其是想到自己昨天被他們看到了屁股還有小穴,雙腿間的蜜唇隱隱有些鼓脹起來。

“我是怎麼了?難道是昨晚……”蔓茹低著頭,狠狠扭了一下佟豪,心說,都怪這個壞蛋,搞得人家不上不下。

看到佟豪跟蔓如沒有反應,幾個閑漢慢悠悠走到兩人近前,目光也越來越放肆。

“小耗子,幹什麼去!嘿嘿!你媳婦走起路來,那小白腚扭的可真好看!币粋高壯的傢夥嘿笑著說道。

佟豪看了這傢夥一眼,心裡滿是鬱悶,這傢夥叫大臉黃,因為自己從小長得瘦弱,沒少挨他欺負,當然,這傢夥也沒少挨佟大力的拳頭。

看到佟豪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加快了腳步,幾人笑的更歡了。

“大臉黃,你沒看到,怎麼知道是小白腚,說不定跟她的褲子一樣,是小粉腚呢,嘖嘖,摸一摸該多爽!”又一個猥瑣的尖臉青年說道。

“雞頭三,我還真是知道,昨天狗蛋子都說了,這小娘們的腚又白又圓,尤其是那小逼,聽說嫩的不得了,看著都恨不得咬上一口,尿尿的時候還一張一合……!

“大臉哥,怎麼可能,女人那裡又不是嘴!”一個瘦弱的十六七歲,髒兮兮的男孩滿臉激動的說道。

“瓶蓋兒,這你就不懂了,女人那裡會咬人,咬的越緊,男人就越舒服,哈哈……!

“小耗子,讓你媳婦跟我睡一覺,我把我家娘們也讓你弄一弄,怎麼樣……!

聽著越來越露骨的話,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屁股讓這些人看到過,還拿出來議論,蔓茹羞的幾乎要鑽進了佟豪的胳肢窩裡,但是那露骨的刺激,卻讓她下面越來越鼓脹,甚至有了一些潮濕。

佟豪狠狠的瞪了幾人一眼,拉著蔓茹飛奔而去。

“呼呼~~,阿豪,這些壞蛋,好不要臉!”蔓茹羞紅著俏臉看向佟豪。

“山裡人,有時候,唉~~,算了,反正我們也住不了幾天!”佟豪尷尬的撓了撓頭。

“這下人家可是打定主意了,才不要嫁到這裡,要是嫁到這裡,人家,人家還不得被那些傢夥給……!

看著美人兒羞的粉紅的小臉,不知為什麼,佟豪腦海中竟然浮現出蔓茹撅著雪白的美臀,給那幾個傢夥觀看的場景,一時忍不住說道,“給怎麼?”

“壞蛋,大壞蛋,你女朋友讓他們看了,你,你還調戲人家,打死你……!甭阈叩呐e起小拳頭打向佟豪,佟豪笑著向山上奔去。

二十分鐘後,兩人在半山腰看到了幾間小木屋,木屋籠罩在熱騰騰的霧氣之中,宛如仙境一般。

木屋之前,一個滿臉皺紋的老頭兒正在劈柴,旁邊是一個嘿嘿傻笑的胖大個,估計就是老孫頭的傻兒子了。

寒暄了幾句,兩人交上錢,就向裡面走去。

“地瓜,你幹什麼去!”老孫頭一聲大吼,將剛要進去的兩人嚇了一跳,轉過頭,發現那比佟豪還要高上半頭的傻大個正跟在兩人身後。

傻大個愣了一下,傻笑著指向蔓茹,“我也要洗,我要跟姐姐一起洗,摸姐姐的大白白……!

“你個傻東西,滾過來!”老孫頭大罵道,看到傻子搖頭,老孫頭劈頭蓋臉就是一頓亂抽,“老子怎麼養了你這麼個東西!

混亂之中,蔓茹一聲尖叫,隨著刺啦一聲響起,佟豪轉頭一看,蔓茹倒在了地上,風衣內的絨毛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兩團雪白就這樣暴露在了三個男人的眼中,而傻子的手中則攥著蔓茹那粉色的奶罩。

“狗東西,混蛋,我打死你……!崩蠈O頭撿起旁邊的一根棒子,對著傻子就是一頓亂抽,將滿臉通紅的蔓茹扶起來的佟豪發現她的牛仔褲也破了,還好,沒有傷到人。

看著傻子被打的可憐,蔓茹的火氣也消了,反而勸說起了老孫頭,“大爺,沒事,沒事的,不要打了,阿豪,你回去給我拿套衣服吧!等你來了,我差不多也就洗好了!”

“姑娘,這,太對不起了,這樣,以後只要你們來我這洗澡,老頭子我就不要錢了!”老孫頭看到蔓茹消了氣,急忙說道。

“算了,孫叔!地瓜哥,唉……!辟『罋U了口氣,看向蔓茹,“那,那我就先回去了,等我來你再洗!”

“好啦好啦!知道!辟『傈c點頭,向著山下奔去.



十三、浴室窺香(一)

佟豪的身影消失在山間,蔓茹轉過身,看向老孫頭爺倆。

一個耄耋老人,一個傻子,在這山裡相依為命,確實有夠可憐的,看著傻子臉上的一道道青紫,蔓茹歎口氣,算是原諒了他們。

“嗚嗚~~疼,好疼,我不要你給我擦,我要姐姐給我擦……!鄙底右贿吙抟贿吙聪蚵。

“混蛋,是不是又想挨揍了!”老孫頭眼一瞪,傻子頓時沒了脾氣,憋著大嘴,可憐兮兮的看著蔓茹,任由老孫頭端著小碗往他頭上摸著紫藥水。

蔓茹被傻子看的心又軟了,一時間母愛氾濫,看向老孫頭輕聲道,“孫叔,要不,我給地瓜哥擦吧!”

“這個,不好吧……!崩蠈O頭看了看蔓茹,又看看自己的傻兒子。

“沒事啦!孫叔,你去忙吧!這裡我來就好了!”蔓茹說著蹲下身子,接過了老孫頭手中的小碗,看向咧嘴直笑的傻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奶罩還在他手中,頓時羞紅了臉,“我給你擦,你不許亂動!”

“不亂動,呵呵,不亂動!鄙底舆种飚Y聲甕氣的傻笑道,流著哈喇子看著蔓茹,“姐姐漂亮,仙女,呵呵,仙女……!

哪個女孩不喜歡別人誇,尤其是一個沒心機的傻子,看著他那直勾勾的眼光,蔓茹心中那股厭惡慢慢消去,又羞又喜的瞪著他,嬌嗔道,“坐好了!”

傻子咧嘴一笑,不再說話,任由蔓茹的小手在他臉上輕輕擦拭,蔓茹看著傻子,越看越覺得熟悉,心中忽然一震,這傻大個不論身材、說話,竟然跟佟大力這麼相似,這麼一想,臉相貌竟然也帶了三分相似……。

蔓茹邊擦邊想,卻沒發現傻子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著她的胸口,因為剛才被他撕破的毛絨衫僅僅被她在脖頸處系了一下,站直身子還看不到,這樣蹲在地上,又因為她不住的動作,下面那道縫隙慢慢打開,兩團雪白時隱時現。

就在她低下頭要給傻子的手上擦藥時,忽然發現原本搭在腿上的手不見了,緊接著胸口一緊,便看到傻子的大手伸進了自己破裂的毛衫裡,抓住了自己的一隻乳房。

“你,啊……!甭愕男∈忠活,手中的碗瞬間倒灑,大片的紫藥水灑在了手上,胸口上,看著自己嶄新的衣服不是被弄破就是弄髒,傻子的大手又在胸口揉捏,一時又羞又惱,站起身向著浴池跑去。

砰的一聲關上門,蔓茹呼吸急促的摸著胸口,雖然羞惱卻沒幾分生氣,畢竟是一個傻子,跟小孩子一般,稍微平靜了一下,將門從裡面鎖上,四處打量起來,很簡陋的一個木屋,沒有什麼高檔設備,僅僅幾張木凳,一個老舊的落地鏡而已。

但是中間那個冒著熱氣的將近二十平米的池子卻吸引了蔓茹的全部目光,從小到大一直在城市,她哪裡見過這種天然的溫泉,幾天沒有洗澡,想起泡在裡面的感覺, ,身上忽然一陣騷癢,又看了看手上還有乳房上的紫色藥水,再也顧不上佟豪的囑咐,一件件的解開了衣物。

站在浴池邊,小腿被溫熱的泉水浸泡,蔓茹忍不住發出一聲舒適的呻吟,看著對面鏡子中那具完美赤裸的軀體,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擠了些沐浴乳倒在掌心,細嫩的雙手將浴液均勻的塗抹在玉乳上,細心呵護按摩自己飽滿翹挺的雪峰,還好,由於藥水剛剛灑上,揉搓了一會兒之後,紫藥水漸漸褪去,又露出了她鮮嫩的肌膚。

“咕咚……”

蔓茹身體一顫,小手捂著根本無法掩蓋住的豐挺四處打量了一下,長長籲了一口氣,俏皮的吐了吐香舌,“這幾天怎麼了,總是疑神疑鬼!”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順著優美的曲線而下,把泡沫塗抹在平坦的腹部和翹挺的美臀上輕輕的來回搓洗,手指碰觸到腿間的蜜唇時,玲瓏有致的嬌軀又是一顫,朦朧的霧氣中,俏臉升起一抹暈紅。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蔓茹放下心來,輕輕挽起長髮,小巧的瓜子臉上美眸半開,雪白的貝齒輕咬紅唇,纖長白嫩的手指帶著泡沫再次滑向玉腿之間。

“嗯~~啊……!笔种冈邗r嫩的蜜貝間上下移動,蔓茹櫻紅的小嘴中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昨夜那壓抑了半夜的欲火猛然升起,再也顧不上其他,一手搓著豐乳,一手在胯下輕輕顫動起來。

“嗚~~好舒服,啊~~幹我,好哥哥,用力幹我的騷穴,唔~~公公,來吧,人家要你的大雞巴,啊啊……!彪S著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快,蔓茹扭腰翹臀,忍不住浪叫起來,腦海中不時間浮出自己在火車上被那個光頭胖子操幹的景象,還有公公佟大力那粗大猙獰的巨棍。

正在蔓茹忍不住自慰的時候,身體側後方,僅僅一米多的地方,牆壁上的一塊木板忽然動了一下,露出了一道細縫,兩絲目光從中射出,落在了蔓茹赤裸的軀體上。

“真是美,太美了,這麼白的奶子,這麼圓的小腚,還有這小騷逼,幹!佟大力那老混蛋難道把她操了?”木屋之外,老孫頭佝僂著腰貼在牆壁上,老臉上的皺紋幾乎擠成了菊花,一邊吞著口水, ,一邊死死的盯著霧氣中的蔓茹,看著那在豐挺的嫩乳上揉搓的小手,看著美人兒腿間脹鼓鼓的蜜唇被雪白的手指擠壓搓弄的不斷變形,老孫頭的呼吸越來越重,褲襠中的雞巴猛地挺了起來。

“佟叔叔,操我,啊~~蔓茹要你的大雞巴,嗚~~人家的騷穴好癢,用力,啊~~用你的大肉屌把蔓茹的騷穴填滿,啊~~用你的精液把你兒媳的騷穴灌滿吧,啊。!”蔓茹越玩越瘋,一個人的暗室,讓她完全不管不顧的浪叫起來,忽然彎下腰,右腿擡起踩在浴池邊沿,兩根手指微微用力,唧的一聲,沒入了兩片雪白的貝肉之中,“公公,啊~~大力,人家的騷穴被你的大雞巴撐破了,啊……!

牆外的老孫頭細小的眼睛睜的溜圓,一隻手拿著一個破舊的手機,一邊大喘著粗氣,一邊用力的擼動自己的雞巴,看著不到兩米處的那個美麗但是騷浪的女孩,看著那搖擺的雪白美臀,臀縫間那不?弁隍}穴的手指,他簡直要瘋掉了,他怎麼也無法想像,這就是幾分鐘之前那個羞澀文靜的女孩!

活了這麼久,他哪裡見過這麼限制級的畫面,更何況,眼前的女孩還是那麼漂亮高貴,尤其讓他激動的是,她是自己仇人佟大力的兒媳婦!

蔓茹仰著修長的脖頸,閉著美眸,小嘴大開,玲瓏的嬌軀前後扭動,美臀左右搖擺,就像有人在後面猛烈的操幹一般,整個人陷入了性的幻想之中,卻沒有發現鎖上的門已經打開,一個隻穿著內褲的高壯男人傻笑著走到了她的身邊。

正在釋放著自己體內火熱的蔓茹眉頭輕輕一皺,挺俏的瑤鼻翕動了一下,忽然聞到了一股讓自己春心湧動的氣息,吃過數個男人的雞巴,她怎麼會不熟悉這種味道,那種濃烈的雄性氣息讓她再也忍受不住,大聲浪叫著,身體猛地一顫,一股蜜汁從穴口噴湧而出。

蔓茹嬌喘著,慢慢睜開了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條粗壯的大腿,就像自己公公那兩條黝黑的大腿一般,一條條肌肉虯結在腿上,大腿之上,是一條髒兮兮的短褲,緊緊的短褲之間高高的鼓起了一座丘陵,就像一隻巨碗倒扣在了腿間。

“呼呼~~,我這是怎麼了?出現幻覺了嗎?”還在高潮中的蔓茹迷蒙著水汪汪的美眸,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小手,輕輕握在了上面,又大又軟,還帶著潮熱的氣息從手上傳到腦海,揉捏了幾下後,那軟軟的內褲之間慢慢硬了起來,短小的內褲根本無法包裹,一顆碩大如鵝蛋般的鮮紅龜頭從內褲上緣探出了頭。

透過肌肉虯結的雙腿,看到打開的浴池門後,蔓茹終於反應了過來,忽然擡起了頭,一個傻笑中帶著不知所措的大臉映入眸中,看著臉上那紫色的痕跡,蔓茹一聲尖叫猛地蹲進了浴池裡。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想到自己剛才的樣子都被眼前這個傻子看了去,蔓茹又羞又惱的吼道。

“呵呵,我走進來的!”地瓜撓著頭傻笑道,“我要跟漂亮姐姐一起洗白白……”

“誰要跟你一起洗,你出去……”蔓茹蹲在水裡,小臉上的紅暈瞬間蔓延到了耳根,想要站起穿上衣服,但站到一半又想起沒穿衣服,再度蹲進泉水裡,看著傻子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打轉的樣子,恨不得找個縫隙鑽進去才好。



十四、浴室窺香(二)

正在蔓茹不知所措的時候,傻地瓜已經將內褲脫了下來,邁動兩條粗壯的大腿走進了泉水裡,看著傻子大腿間那根粗壯的跟佟大力不相上下的雞巴,左右搖擺,離自己越來越近,蔓茹瞬間僵在了原地。

她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的是離開他,穿上衣服,但是看到那鵝蛋般大小的龜頭,比自己小臂還要粗大的雞巴桿後,呼吸驀然急促了起來,想到這根東西或許會插進自己的身體,一直沒有得到釋放的欲火再次升騰起來。

“他要幹什麼,會強姦我嗎?天吶,我,我要被這根大東西強暴嗎?……”看著水汽中那越來越近的碩大肉棒,蔓茹心臟砰砰跳了起來,她甚至能聞到了上面那濃烈的雄性氣息,“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正在蔓茹不知所措,幾乎認命的時候,隨著嘩啦一聲響,那根已經碰觸到了她的鼻尖的碩大雞巴滑過她的櫻唇,沒入了泉水中,只剩下半個紫色的龜頭露在了外面。

地瓜蹲坐在水中,傻笑著看著蔓如,晃了晃手中的澡巾跟香皂,“漂亮姐姐,地瓜給你搓背,呵呵,他們來洗澡,都說地瓜搓的舒服呢!”

“是~~是嗎……!笨粗毓仙瞪档哪樕夏请p純淨的沒有絲毫雜質的眼睛,頓時感覺又羞有臊,“天吶,自己剛剛都在想什麼呢!可是,可是哪有~~哪有一個陌生男人給女人搓澡的!”

“當然,姐姐轉過身……!钡毓侠^續傻笑著。

“呃!我,我去關上門!”蔓茹從水中站起,完美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了地瓜眼中,看到他死死的盯著自己的乳房,眼中滿是渴望的樣子,蔓茹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若有若無的欣喜。

“這個傻東西唉!”看著如仙子出浴般的蔓茹扭動著雪白豐滿的翹臀走出浴池,牆外的老孫頭恨恨的跺了跺腳,“還指望你把佟黑子的兒媳婦操上一回,給老子出出氣,這下完蛋了!難道要我親自上陣不成?”

蔓茹走到自己衣服旁邊,理智告訴她,現在穿上衣服,等佟豪回來,可是僅僅猶豫的片刻,便邁了過去,將浴池門再次反鎖,邁動玉腿,重新走到了地瓜身邊。

“咦!”老孫頭愣了一下,老臉露出一抹笑容,“原來是個小浪蹄子,佟大力啊佟大力,這可怪不得我了,是你兒媳婦自己主動的!”

“洗~~洗吧!”蔓茹俏臉嫣紅,背對著地瓜坐下,擠出了三個字。

“呵呵~~,好!钡毓仙敌χ闷鹣阍,在蔓茹柔滑雪白的背脊上塗抹均勻,然後用他粗大的手掌輕輕搓動起來。

“嗯……!备惺苤谧约罕成线[移的大手,蔓茹發出一聲舒爽的嬌吟,地瓜的技術真是不錯,揉、搓、按、拉,輕重適度,加上溫熱的泉水,幾天以來的旅途疲憊好像慢慢離體而去。

地瓜的手只在腰部以上,只是偶爾碰觸一下乳房,想到那些看著自己身體的色迷迷的目光,一摸上自己身體便急不可耐要跟自己做那種事的男人,蔓茹微微轉頭,看到地瓜傻笑的臉上,那雙只有高興的純淨眼睛,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感動。

伴著對身後地瓜的好感不住增加,在他的撫弄下,心中那股壓抑的欲火越來越濃,身體越來越熱,尤其是感受到幾次身後一根硬挺的東西碰到自己的臀部,想到傻子那根粗大的雞巴,蔓茹越來越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地瓜哥……!甭銒珊叩。

“呵呵……!钡毓仙敌χ,似乎對有人叫他哥哥很是開心。

蔓茹水汪汪的大眼瞟向地瓜,在這種沒人的地方,尤其面對的是一個不通世事的傻子,蔓茹也慢慢的大膽起來,“你~~你有沒有跟女孩做過?”

“做~~做什麼!”地瓜傻笑著撓撓頭。

“當然是那種事……!甭阈邼目粗毓,見他茫然的樣子,身體微傾,湊上他的耳朵,“就是~~做~~做愛啦!”

蔓茹說完,心臟跳的越加劇烈了,想到自己竟然會主動勾引一個傻子,心中的羞恥瞬間盈滿全身,就像教一個不通世事的孩子做壞事一般,但是那種刺激又讓她無法抑制心中的渴望。

“什麼是做愛?”看著地瓜那茫然的樣子,聽到他疑惑的聲音,蔓茹體內的那股羞恥跟刺激全部化作了欲火,在嬌小玲瓏的身體中燃燒起來,身體一軟倒在了地瓜的懷裡。

“就是~~就是這樣!”蔓茹說著,用盡最後一點力氣,腳丫輕輕一蹬,渾圓的粉臀在泉水的托浮下升了起來,瞬間, ,整個後背完全貼在了地瓜的懷中,落下之時,底下的陰唇正好壓在了傻子粗大挺硬的雞巴上,剛剛自慰來過一次小高潮,又被地瓜一陣撫弄,蔓茹的陰戶更加的敏感,感受著自己嫩穴上那火燙的熱度,一陣快感又傳了上來,蔓茹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啼。

“天吶,我,我怎麼會這樣,竟然主動勾引一個陌生男人,還是個傻子,我……!毕氲揭恍r之前,自己還鄙視過佟小梅,此刻的蔓茹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可是她也完全無法阻止自己本能的欲望,身後那強壯的身體,跟自己蜜唇緊緊貼在一起的火燙雞巴,讓她根本無法,也沒有力氣從他的懷中脫出。

蔓茹小嘴嬌喘著,她的靈魂在欲望跟理智之間糾結,忽然想起了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她的前男友帶著幾個陌生的男人在教室裡將她輪奸,從那以後,身體中就總是充滿了讓她崩潰的渴望,為了自己也為了佟豪,她極力的壓抑著,但還是忍不住開始在深夜裡自慰,開始看A片,甚至跟陌生的男人裸聊,但這些都無法將那股欲火完全排解。

就在前幾天,她為了自己跟佟豪的幸福,答應了舅舅的請求,在酒店讓一個老男人進入了身體,自從那個男人的雞巴進入身體的那刻,她壓抑了許久的渴望終於如猛獸般掙脫了出來。

想到那個淫亂的夜晚,一陣羞恥襲上了蔓茹心頭,她沒有跟舅舅說實話,其實那個晚上,是她一次次的挑逗那個老男人,讓他一次次的進入身體,射在穴中,直到那男人無法勃起,她還是沒有滿足,這才導致了在火車上發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被佟豪弄得不上不下,現在又看到傻子這跟碩大的陽具,她的防線完全被衝垮了。

“這就是做愛嗎?”地瓜的一聲悶哼將蔓茹從紛雜的思緒中帶回,他臉上的一直保持的傻笑消失不見,皺著眉頭,張著大嘴,本能的聳動起來。

“不~~啊~~是~~是!這~~這就是做愛!”蔓茹紅著臉看了地瓜一眼,感受著下麵被火燙的雞巴來回摩擦的蜜唇,小嘴輕喘著,想說不是,但還是憋了回去,下體又捨不得離開那裡,心中歎息一聲,算了,反正已經這樣貼在一起了,他又沒有進去,這樣,總不算背叛阿豪吧!

“可是,我,唔~~下面,好脹,好難受啊……!钡毓弦贿吢杽,開始本能的想要找下面的肉洞,碩大的雞巴胡亂頂了起來。

“不!不要,啊~~你做什麼,嗚~~頂疼我了!”蔓茹嬌喊一聲,小手忽然探到了水下,將那根一手無法握住的碩大從屁眼中揪了出來,瞪著地瓜嬌嗔道,“你再這樣,我~~我就不跟你做了!”

看著地瓜那可憐兮兮的樣子,感受著手中的火燙,蔓茹嬌媚的對地瓜微笑道,“過來這邊!”

地瓜戀戀不捨的隨著蔓茹走到了浴池邊坐下,激動中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美人兒,在微弱燈光下的那具完美妖嬈的身姿慢慢跪在了自己胯間,嬌美玲瓏的身體被騰騰霧氣環繞,一滴滴水滴從晶瑩的乳房上落下,就像出浴仙子一般。

“仙~~仙女,呵呵,仙女……!钡毓洗髲堉彀,留著哈喇子,不由自主的探出大手抓住了蔓茹胸前的水蜜桃。

“不~~啊~~不要……!甭闵碜右卉,呻吟著躺在了地瓜的大腿上,萬分不舍的將地瓜的雙大手推開,輕輕捋了一下自己的鬢髮,地瓜還待不滿,蔓茹已經捧著她那飽滿豐挺的美乳壓在了他的胯間,將他黝黑猙獰的雞巴包到了自己雪白的乳溝。

蔓茹擡起頭,羞澀的看了傻子一眼,心中激烈的掙扎著,這是自己從A片上學來的,連阿豪都沒有享受過呢,自己竟然給一個陌生的傻男人乳交,但是那巨大的刺激還是讓她忍不住用雙手壓住自己的玉峰,溫柔的套弄起來。

十五、浴室窺香(三)

“啊~~姐姐,啊~~仙女姐姐,地瓜,唔~~好舒服,姐姐的奶子,嗷……!钡毓狭糁,像牛一般呼哧呼哧悶哼著,長這麼大,他連女人都沒碰過,哪裡享受過這種情調,舒暢的擠壓感讓他飄飄欲仙的說不出話來,一雙大手時緊時鬆左右擺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現在的感覺。

但是看著自己黝黑的雞巴在兩團雪白的玉球中間前後進出,享受著雞巴在團軟肉裡顫擦的快感,即便是傻子也知道享受又熱又麻的激情,加上已經情動的蔓茹還張開了小嘴,不時吐出香舌,在他碩大的龜頭上舔弄,櫻唇不時在龜面上親上一下,發出啾啾的聲響,視覺跟肉體的雙重享受讓地瓜的吼聲越來越烈。

蔓茹水汪汪的媚眼看著眼前的粗大,小手擠壓的越來越用力,兩團乳房幾乎被他擠成了兩團肉餅,感受著乳房中間的那根火燙的陽具,身體中的欲望像潮水般襲向自己的防線,一波波汁液從身下的蜜貝中湧出,如果現在傻子將她壓在身下,她幾乎可以想像到,自己絕對會毫無保留的將所有奉獻給他。

“好難過啊~~這個混蛋,唔~~,都已經這樣了,難道,難道就不知道主動一點嗎!”蔓茹心中大喊著,又弄了一陣,看到眼前的傢夥已經雙眼血紅,卻還像個聽話寶寶一般坐在那裡,蔓茹終於忍不住了,忽然站起了身子,屁股坐在了傻子那毛茸茸的胯間,一雙美腿圈成一圈盤緊他的粗腰,蜜唇再次貼上了傻子的巨棒,旋擰蛇腰,輕輕的摩擦了起來。??

“姐姐,嗯~~讓你更舒服一點……!甭爿p聲呢喃著,環住地瓜的脖子,水蛇般的細腰在他的懷中不停扭動,肥美的陰唇緊抵住粗大的雞巴桿,密洞口一張一合象小嘴一樣吮吸著,在蔓茹的摩擦下,地瓜的呼吸越來越粗重,雞巴越來越挺,越來越燙,堅硬的龜棱每次滑過蜜唇都帶出一股淫水,順著碩大的卵蛋滴下,像一層油脂般飄在水面之上。

地瓜嗯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大手抓在蔓茹豐滿的玉臀上,看到蔓茹沒有阻止,開始一邊揉捏著臀肉,一邊本能的用力內壓手中的美臀,使那處讓自己興奮而又難過的柔軟,更加緊密的抵在陰莖上,並張嘴含住了一個跳動的乳頭不停吮吸起來,“姐姐的奶,唔~~好吃,奇怪!怎麼沒有奶水呢?”

“啊~~唔~~好哥哥,啊~~你不乖啊~~誰讓你,啊~~吃人家的奶,啊~~人家還沒有生寶寶,哪裡來的奶水~~啊~~好爽,好舒服,嗷~~我,我要被你弄死了……!备魈幮愿械貛Ь磺址,蔓茹一絲不掛的白嫩身體在水霧中映上一層粉紅,隨著身下的雞巴一次次在蜜唇上摩擦,陰部不斷莖攣,大股大股的淫水不停外溢, ,想到自己竟然跟一個陌生的傻男人做這種羞恥的事情,這種既色情又沒有真正出軌的激情性遊戲讓她的感官越來越強烈。

但蔓茹還是高估了自己的意志,低估了身體對性愛的渴望,這樣瘋狂研磨了百十下後,她有些受不了了,又開始怨恨起眼前的男人為什麼是個傻子,如果換個正常的男人,估計早已經把雞巴插進自己的肉穴裡了吧!

感受著那根火燙的,甚至比自己公公還要大上一點的雞巴,蔓茹渴望著他將自己壓在身下,將那根東西貫入自己無比騷癢的穴中,可是理智又讓她無法主動的去做,只能上下瘋狂的挺動纖腰,用力的套動,暫時緩解一下那讓她崩潰的感覺。

正在她猶豫著是不是要繼續堅持的時候,地瓜那黝黑的大臉忽然一片醬紫,瞪著牛一般的大眼瞪著蔓茹,“姐姐,我,啊~~地瓜,想要尿尿,啊……!

蔓茹自然感覺到了身下雞巴的異狀,雖然身體很是難過,但也能想到,估計這傻子是第一次跟女人玩這種事情。

“我,我要尿尿……!钡毓虾鋈徽玖似饋,挺著那粗大猙獰的雞巴就要向外跑。

看著那紅色錚亮的猙獰巨物,蔓茹一時興起,小手伸出,抓了上去,輕哼道,“尿在姐姐嘴……”

還沒說完,地瓜那碩大的陰囊猛地一收,一股濃黃的童子精激射到了蔓茹的俏臉上,粘稠的精液沒有一絲滴下。

蔓茹的小嘴瞬間貼在了馬眼上,又是一股精液噴射進她的小嘴裡,聞著那濃烈的雄性氣息,蔓茹的手指伸進了穴中,一邊吞食精液一邊用力抽插,她已經不知道吃了多少,好像食道整個都被精液灌滿了,最後一股精液射出之時,蔓茹也迎來了第二次高潮。

“記得,誰,誰都不許說,這是,我們的秘密,知道了嗎?”將地瓜雞巴上最後一絲精液舔乾淨,蔓茹忽然有了一絲滿足,嬌羞的看著傻傻的地瓜說道,說完開始清洗起了身體。

“受不了,受不了了……!睜澩獾睦蠈O頭大喘著粗氣,看著那絕美小臉上的黏糊糊的精液,看著蔓茹那櫻紅的小嘴在自己傻兒子的雞巴上舔弄的樣子,低吼著向屋裡走去。

…………

佟豪一路奔下狗頭山,二十分鐘以後終於到了家門口,穿過小院,進了堂屋,喘著粗氣,推開了內屋門。

“姐姐,我回……!毙¢T打開,一股熱浪撲面而來,佟豪一句話沒說完就愣在了原地。

只見屋地之上擺著一個長條浴盆,浴盆中中冒著滾滾熱氣,自己的老爹佟大力,背對著自己跨坐在浴盆前端,強壯的屁股後,姐姐佟小梅赤身裸體的跪在浴盆中,柔軟白嫩的小手抓著老爹那碩大猙獰的雞巴,輕輕套弄搓洗,她紅潤的臉蛋貼在黝黑的屁股上,性感的雙唇正噙著老爹的一顆卵蛋。

畢竟已經知道姐姐不是老爹親生,所以這還不是讓佟豪最吃驚的,讓他震顫的是,自己十三歲的小妹佟可兒竟然也赤身裸體,大張著粉白的小腿坐在老爹身前,而老爹的嘴巴緊緊貼在可兒的白皙無毛的小穴上,這可是他的親生女兒!

不足兩米處,一黑兩白三具裸體是那麼的讓人震撼,姐姐那豐碩的美臀,臀縫之間正滴著水滴的穴縫,是那麼的清晰,清純俏麗的可兒,小臉嫣紅,一手撐著身體,一手按著佟大力的頭部,粉嫩的小穴上滿是晶瑩的唾液淫液……。

八道目光交織在一起,好像時間停滯了一般,足足一分鐘,幾人才反應過來,佟豪猛地關上了房門,心臟砰砰的跳著,幾乎要從胸口蹦出體外,腦海中也是一片空白,還沒轉過彎該怎麼辦,房門忽然打開了。

姐姐佟小梅就那樣一絲不掛的站在門內,看著姐姐那渾圓雪白的玉腿,雪白的小腹之下漆黑茂盛的叢林,像兩個皮球般上下顫動的大奶,嬌羞中帶著堅定的紅潤小臉,佟豪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姐姐,我,我……!

“你什麼,還不快進來,要凍死姐姐嗎?”佟小梅不由分說的將佟豪拉進了屋裡,關上門。

“姐,我,我不是故意的……!辟『李┝艘谎叟笠伦诳谎厣,一臉尷尬的老爹,跟蒙在被子裡,偷偷露出半張小臉的可兒,支吾著說道。

佟小梅卻不管他,直接將他推到了炕上,伸手就去解他的腰帶。

佟豪愣愣的半躺在炕頭上,直到褲子扯下了屁股才反應過來,急忙拉著自己的褲子說道,“姐姐,你,你這是做什麼!”

“你說做什麼!”佟小梅也已經臊的俏臉通紅,但還是不住的往下拉扯。

“不!不行……!辟『烙昧u了搖頭。

佟小梅身體顫了一下,慢慢擡起頭,齊耳短髮下,圓圓的小臉上那對桃花眼忽然蘊滿了淚水,“你,你是嫌姐了是不是!你覺得一家人都配不上你了是不是!我才比你大兩歲,又當姐又當媽把你拉扯大,嗚嗚~~你這個沒良心的壞東西,你們佟家的男人就沒一個好貨,為了你上大學,佟大力讓我嫁給那沒能力的死瘸子,讓他們家老老小小玩了個遍,好不容易回家了,你還嫌我,嗚嗚……!

“姐姐,我,我不是嫌你,你別哭了……!辟『朗肿銦o措的給佟小梅擦著眼淚,這麼多年,他還沒見姐姐發過火,想到姐姐對自己的好,上大學的費用還是姐姐的彩禮錢,一時又羞又愧,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佟大力也坐不住了,走上前將衣服披在佟小梅身上,尷尬的看著佟豪說道,“小豪,是我的不是,你知道,這麼多年,我身邊也沒個女人,你姐姐回來,我就忍不住跟她……,其實,你姐姐不是我親生的,所以……!

“老爹,我真不是這個意思,我也沒覺得你們就怎麼著!姐姐不是你親生的,可是我跟姐姐……!辟『酪贿吔o佟小梅擦眼淚一邊急切的解釋道。

“那又怎麼樣,這樣的事多著了!辟⌒∶芳t著眼睛打斷了佟豪的話,“姐姐又不給你生娃,可兒還給佟大力吃雞巴呢,反正今天被你看到了,你如果不加進來,以後,以後姐姐再沒臉回來了……!

“這是什麼邏輯!”聽到姐姐一口一個佟大力,連爹也不叫了,佟豪頓時滿頭黑線,“我,我聽你的,聽你的還不行嗎!”



十六、撞破

佟小梅的哭聲瞬間止住了,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抿著小嘴看向佟豪。

“真的?”

“真的!”

“那你~~你過來,給姐姐吃奶!

“呃~~,我……!

“你什麼!又不是沒吃過,小時候跟在我後面非要吃,那~~那不是你嗎!”佟小梅說道後面,聲音幾乎跟蚊子哼哼一般。

想起八九歲那時候,摸著姐姐剛剛發育的乳房吮咋的場景,佟豪一張臉頓時臊的通紅,“我~~咳咳~~我那時候,不~~不知道……!

“我才不管!被饸庖贿^,想到自己竟然逼著親弟弟吃自己奶子,佟小梅也羞的無地自容,但話說出去了又不好收回來,佟小梅爬到大炕上,躺了下去,小手捂住俏臉,哼哼唧唧的說道,“你~~你們一人一個……”

佟小梅躺在被子上,剛剛披著的衣服也滑了下來,豐腴但沒有一絲臃腫的雪白身體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那碩大的美乳,平坦的小腹,緊並的美腿間完美的三角地帶,那抹帶著一絲絲露珠的黑亮草叢,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誘人。

“結了婚的女人果然就不一樣了呢!”佟豪真不敢相信,這就是一年之前,被那些個老光棍小流氓挑逗幾句就會落荒而逃的姐姐,小屋中一片安靜,幾乎能聽到砰砰的心跳聲。

“嘻嘻,你們不吃,我吃,我最喜歡吃姐姐的奶了!”一陣清脆的聲音將沈默打破,可兒扭著小屁股從被窩裡爬了出來, ,一把抓住了佟小梅的一隻大乳,嫩紅的小舌頭在粉色的乳暈上舔了幾下,啾的一聲將那櫻紅的乳頭吸到了小嘴裡。

“啊~~”佟小梅身體一顫,捂著臉的左手拿開,在可兒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小妮子,你~~唔~~一邊去,今天,嗯~~要給你哥哥,啊~~”

“不~~我不嘛……!笨蓛号又ü扇鰦傻。

看著可兒那甜甜的臉蛋,離自己不到半米的小巧美臀,那股已經在小腹中燃燒的火焰騰的爆發了。

“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還裝什麼正人君子!”想到就是因為自己,姐姐那美妙的身體不知道被哪些混蛋糟蹋了,自己可愛的妹妹有一天也會這樣,佟豪心中的嫉妒憤懣再也壓抑不住,倏的跳上炕,雙手把住可兒的屁股蛋輕輕一分,那雪白中帶著一絲嫩紅的縫隙出現在了自己眼中。

雪白粉嫩沒有一絲毛髮的蜜貝散發著少女獨有的幽香,還有那同樣粉紅色的嬌嫩屁眼,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可人!

佟豪吞了一口口水,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頭,慢慢席捲到了紅潤的菊花之上。

“啊~~嗚~~哎呀,哥哥~~啊~~你,你怎麼舔可兒那裡,那裡髒,唔~~那是可兒便便的地方,啊……!笨蓛杭饨兄, ,小屁股來回扭動,想要擺脫佟豪的舌頭,但佟豪身體再瘦弱也是個男人,她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哪裡能擺脫佟豪的大手,佟豪也被可兒的叫聲撩撥得欲火越來越濃,不但沒有離開,反而用舌尖向裡面探去。

“小浪蹄子,唔~~叫喚什麼,剛剛不是都洗過了嘛!”佟小梅看了一眼可兒,笑駡道。

“可是,啊~~哥哥舔可兒那裡,嗚~~好難過,啊~~好羞人,呀~~小豪哥哥,不要,不要到裡面,啊~~好舒服,嗚嗚~~”

看著女兒跟兒子那混亂火熱的景色,佟大力也忍不住了,側身躺在了佟小梅身邊,大嘴一張,將另一個乳頭吸進了嘴裡,嘖嘖吮咋起來,一雙大手不住的在女兒柔軟雪嫩的肌膚上來回遊移。

佟豪舔弄了一陣可兒的屁眼,舌頭又順著屁眼一路向下,滑進了濕滑不堪的小穴之中,品咂起了少女的嫩穴,又親又吸,時不時用舌尖按壓穴口的鮮紅肉芽,用牙齒輕輕撕咬兩片雪嫩的陰唇,可兒大聲的嬌喘著,連嘴邊的大奶也忘記了吃,用力的向後拱著屁股,扭動小蠻腰。

“小浪蹄子,有~~有那麼舒服嗎!”佟小梅看著可兒那癡癡的表情,忍不住哼聲道。

“當然,啊~~當然舒服,唔~~哥哥好會舔,人家的小穴穴,啊~~好美,好美啊~~啊~~哥哥又舔人家的屁眼了,人家,啊~~啊。!”可兒大叫著,嬌小玲瓏的身體忽然一抖,一股濕濕滑滑的少女陰精從穴口噴湧而出。

佟豪大喘著粗氣,迅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又用手指扳開可兒的兩片小陰唇,終於看到了美麗誘人的粉紅色肉孔,上面則是微微突出的陰核,佟豪輕輕按壓了幾下,十三歲少女的嫩穴內軟肉非常細嫩,內側也稍微顯得濕熱,陰道的緊密感更是沒話說,看著那翕動收縮的美穴,佟豪有一種將雞巴插入她那嬌嫩穴口的衝動。

但他也就是想想,這樣玩玩也就算了,要是給妹妹破了身子,別說老爹不會同意,他自己也下不去手,又狠狠的在穴口親了兩口,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已經癱軟如泥的可兒的俏臉,佔據了可兒本來的位置。

看著老爹的大嘴瘋狂的吮咋姐姐的乳房,大手在姐姐夾緊的腿間不住抖動,那種亂倫的快感一波波衝擊著佟豪的身體,他顫抖的捧起了另一個乳房,看著櫻紅的乳頭乳暈上,閃著光亮的可兒的唾液,再也忍不住,將姐姐那的乳頭吸進了嘴裡。

“啊~~好舒服,嗯~~用力吃,嗚~~我的,啊~~大男人,小男人,好美,好爽哦~~小豪,姐姐的奶,嗯~~好吃嗎?”佟小梅看著自己的奶子被爹爹跟弟弟含住,快感瞬間蔓延進了身體的各個角落,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

佟豪哪裡有時間回答,一邊吃著奶,身體貼著佟小梅柔滑的身體用力的蹭著,左手慢慢滑下,摸到她大腿內側的時候,忽然碰上了老爹的手,父子倆身體一顫,對看了一眼,同時將手拿開。

佟小梅當然看到了兩人的尷尬樣子,吃吃一笑,“爹爹,你玩人家後面,我給小豪吃一會兒雞巴!”

說著側過身,趴跪在了佟豪的胯間,同時撅起了豐臀對準了佟大力。

姐姐給自己吃雞巴,佟豪心中當然一萬個樂意,但又有些擔心,不知道姐姐會不會嫌自己雞巴小,看了一眼老爹胯下那根有自己兩倍粗長的肉棍,佟豪又是羨慕又是氣惱,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

佟小梅嫵媚的看了佟豪一眼,低下頭,小手先握著他的肉棒上下的不停捋動起來,柔媚的大眼閃著情欲的波光,看到姐姐並沒有因為自己的雞巴小而有什麼不滿,佟豪長舒一口氣,提著的心慢慢落下,開始安心的享受起來。

“小豪的雞巴很秀氣呢,呵呵~~,真好聞,不像咱老爹的,好臭……!辟⌒∶愤呎f邊輕輕擼開佟豪雞巴上的包皮,俯下身, ,櫻唇微張,吐出香舌,嫩紅的舌尖在龜頭的馬眼上輕輕一挑,直刺靈魂的快感讓佟豪猛地打了一個哆嗦,舒爽還沒過去,更大的快感已經襲來,低頭看去,自己的整個龜頭已經被姐姐含在了嘴裡,那濕熱舒滑的緊致口腔,加上在龜頭上不停打轉的舌頭,讓佟豪差點當場繳械。

“姐~~,啊~~輕一點,我,嗷……!

“這就~~唔~~受不了了~~嗚~~!還有,更~~哦~~爽的呢,啊~~爹爹,啊~~不要~~不要咬啊~~人家的小逼,嗯~~被你咬壞啦……!辟⌒∶氛f了一半,嬌吟著看向身後。

“你嫌老子的雞巴臭,老子就讓你的騷逼好看!”佟大力嘿嘿笑著從佟小梅的豐臀後擡起了頭,說完又俯下身去,嗞嗞的啃了起來。

“唉~~哎呦,不,啊~~人家不說了,好老爹,輕一點,小逼讓你咬壞了,嗚~~你以後怎麼玩嘛……!辟⌒∶芬贿叧再『赖碾u巴一邊浪叫起來,同時,細嫩的小手握住他的陰莖一上一下的套弄著,看著姐姐那騷浪的樣子,佟豪的快感一波接一波襲來,尤其姐姐那在龜頭上不住旋動的香舌,每次滑過馬眼,他的身體就一陣酥麻,像觸電的感覺一般。

“可兒不嫌爹爹雞巴臭……!币魂噵梢髀曧懫,可兒恢復了力氣,搖動著小屁股爬到了佟大力身後,一雙小手將他猙獰的雞巴從後面揪了出來,從佟豪的位置看去,就像佟大力屁股上生了一根肉棍尾巴。

“嗯~~還是,哦~~我的小可兒知道,嗯~~疼老子,最喜歡,嗷~~可兒給我吃雞巴!”佟大力像牛一般粗吼著,可兒俏皮的對著佟豪吐了吐小舌,雙手握住佟大力的肉棍,小嘴貼上鵝蛋大小的龜頭,輕輕吮舔起來。



十七、亂家人

看著四人從炕頭排到炕尾,姐姐給自己吃雞巴,老爹給姐姐吃騷穴,可兒又給老爹吃著肉屌,一家人淫蕩的樣子把佟豪刺激的要瘋掉了一般,尤其是小可兒,那麼清純稚嫩的臉蛋跟老爹那猙獰的雞巴貼在一起,那種美麗與醜陋交織的畫面,只是看著就讓人獸血沸騰。

佟豪下面忽然一緊,低頭看去,只見姐姐佟小梅將自己的雞巴整根都吞進了小嘴裡,紅唇貼在自己恥部,黑黑的陰毛壓在她俏臉性感的臉蛋上,就像長了一層鬍子,佟豪的雞巴是不長,但是這樣的深喉口交,他的龜頭也頂進了一個緊湊的地方,不用說,自然是插進了姐姐的喉嚨裡,那緊湊的快感,讓佟豪越來越無法忍受。

這還不算,佟小梅適應了一會兒,揉捏著佟豪卵蛋的小手慢慢上壓,在佟豪震驚的目光中,他的一顆卵蛋被生生壓進了小嘴之中,接著又是另一顆……。

“姐,姐姐,我~~啊~~好爽,我要……!辟『赖秃鹬,就在他要忍不住發射的時候,佟小梅忽然將雞巴吐了出來。

“呼呼~~小豪,姐姐舔的舒服嗎……!辟⌒∶穻纱,興奮的看向佟豪。

“舒服,姐~~我,我要……!笨旄泻鋈浑x體而去,那種不上不下的感覺,讓佟豪的雞巴脹的幾乎要爆裂一般,大吼著撲向了佟小梅,此刻他再也顧不上什麼姐姐弟弟了,他現在想的只是把雞巴插進這個騷女人身下的肉洞裡。

“要什麼啊,小色狼……!辟⌒∶夫}媚的轉過身,趴在了佟大力的肩頭,對著佟豪搖動著她豐滿如玉的雪白美臀,誘惑弟弟的刺激,讓她黑森林中的幽谷不住的溢出晶瑩的淫液。

“當然是要幹……!辟『来蟠謿,雙手把住姐姐的兩瓣肥臀,雞巴對準穴口就要挺進的時候,忽然愣在了原地。

“怎麼了,小豪,快,快啊~~來操姐姐,操姐姐的騷逼……!辟⌒∶窂募珙^看著佟豪,嫵媚的大眼中滿是饑渴,看著佟豪那愣愣的樣子,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紅色的旅行箱進入了她的眼中。

“!”佟小梅再次看向佟豪,反應了過來,眼中有了一絲急切,“你們不是去洗澡嗎?蔓茹呢!”

“洗澡?去哪裡洗澡?對了,你媳婦呢!”佟大力瞪著牛眼吼了起來。

“老孫頭那裡!她衣服破了,讓我回來給她拿衣服呢,你們,你們繼續,我先去了……”佟豪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佟小梅濕滑的蜜穴,就要穿衣服。

“你個混帳小子,在我們這裡,你怎麼敢把媳婦一個人扔在外面,氣死老子了,還是老孫頭那混蛋那裡!”佟大力邊吼邊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沒事,我跟蔓茹說了,等我過去讓她再洗!”

“希望沒事!你們繼續吧,我去把蔓茹帶回來!辟〈罅φf著急匆匆跑出門去。

“還穿什麼!”佟小梅把佟豪穿了一半的衣服扯了下來, ,笑著騎到了他的腰間,攥著佟豪的雞巴對準自己已經濕滑不堪的穴口,來回騷動了幾下,猛地坐了下去,肉棒突破了她緊密濕潤的陰唇,噗嗤一聲,完全沒入了緊窄嬌小的嫩穴裡。

佟小梅一邊扭腰一邊嬌喘,“喔~~小豪,嗚~~好美,好爽,啊~~你個粗心大意的傢夥,嗯~~要是蔓茹,啊~~讓人操了,你,啊~~就等著哭吧!”

“就是!哥哥上學都變傻了,蔓茹姐姐那麼漂亮,才來第一天,尿尿就被那些壞蛋看了,要是自己在外面,他們肯定會把姐姐搶去弄她的穴穴!”可兒一邊揉著佟豪被淫水浸的濕滑的卵蛋,噘著小嘴,很是不滿的看著佟豪。

“怎麼~~嗷~~怎麼會,像我們家可兒這麼漂亮的小美女,嗯~~才會被他們搶去操穴呢!”佟豪享受著姐姐那溫暖緊湊的的嫩肉的包裹,可兒小手的揉搓,一邊挺腰配合,一邊伸出手捏了捏可兒粉粉嫩嫩的臉蛋。

“人家每次出門都跟在爹爹後面,才不會被那些壞蛋搶去呢!”可兒嬌顏羞紅,嬌嗔道。

佟豪現在卻是沒有心情討論這個了,姐姐的小穴裡淫水陣陣,肉棒被她的嫩穴內一圈圈的嫩肉箍得很緊,這美妙的滋味簡直已經讓他完全陷入了裡面, ,抽插了百十下,佟豪猛地翻轉身體,將佟小梅壓在身下,雞巴再次插入了她的黑叢林之中。

“好弟弟,啊~~姐姐好舒服,用力,啊~~用力操姐姐,啊啊……!辟⌒∶穻纱,兩條渾圓勻稱的美腿絞纏在了佟豪腰間,渾圓玉致的美臀不停向前頂弄,迎合著他的抽插,一雙桃花眼中水波陣陣,小巧柔滑的雙手按在那對如奶牛般的碩大飽滿上用力的揉搓,那騷浪的樣子怎麼也無法跟佟豪記憶中的溫柔可人姐姐聯繫在一起。

但是男人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女人,床下貴婦,床上蕩婦,佟豪大喘著粗氣,捧著她豐碩的隆臀用力聳動,享受著濕滑柔軟的嫩穴的肉壁吸咂擠壓雞巴的快感,浪水四濺,一時間,啪啪聲,男女的浪叫聲充滿了整個小屋。

抽插了數百下,佟豪歇息了片刻,扛起了姐姐兩條修長白皙的玉腿,又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死命的抽插,幹的佟小梅連聲嬌呼, ,火熱的陰道嫩肉一層層緊緊的纏繞在他的雞巴上,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佟豪積蓄的火熱越來越濃,卻沒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堅持了將近二十分鐘。

“小豪,啊~~你好厲害,嗚~~姐姐要被你操死了,啊~~”佟小梅浪蕩的叫喊著,扭腰擺臀,一對巨乳隨著佟豪的操幹蕩出陣陣波浪。

“姐姐,你,你不要叫啦,人家,嗯~~被你叫的好難過呢,嗚~~可兒也想要,要哥哥的雞巴插進可兒的小穴……!笨蓛阂贿吶嘀鴦倓傞_始發育的小奶,大開著粉腿,小手用力的揉著陰戶,將雪白的嫩穴揉成各種讓人噴血的形狀。

“不~~不行,啊~~小騷蹄子,要,啊~~要等你結婚,才能,啊~~被男人操穴……!

“人家不想等了,蔓茹姐姐跟哥哥也沒有結婚,不是,啊~~也讓男人操了嘛!”

“阿豪要跟她結婚,啊~~她才讓阿豪操穴的!”

“那可兒也嫁給哥哥好了……!

聽著一大一小兩個跟自己最親的美女談論著操啊幹的,佟豪心裡又是鬱悶又是刺激,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暗暗下了決心,等自己在外面穩定了下來,一定要將可兒接走。

“爹爹跟蔓茹姐姐怎麼還沒回來,蔓茹姐姐不會真的被那些壞蛋……!笨蓛嚎戳丝创巴,擔心的說道。

“當然~~啊~~肯定被老孫頭那混蛋給弄了,啊~~就像阿豪操我這樣,啊……!

“胡說,再瞎說,我幹死你!”佟豪狠狠的頂了幾下,低吼道。

“我,啊~~才沒有~~沒有瞎說,好弟弟,啊~~你插的人家好爽,你知道,啊~~姐姐的親爹是誰嗎?”

“難不成還是老孫頭!”

“你,啊~~你怎麼知道,媽媽就是在,啊~~嫁給老爹的前幾天,唔~~上山洗澡,被老孫頭強姦了,才,啊~~才生下的我!”

“什麼!”佟豪心中一震,加上佟小梅嫩穴裡的軟肉不停的蠕動收縮、一陣吮吸似的纏繞夾緊,龜頭陣陣酸麻傳來,再難以支撐下去,馬眼一酸,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噴射到了姐姐的陰道深處。

“好燙,啊~~小壞蛋,你怎麼,啊~~射進來了,不知道,啊~~拔出來射嗎!要是懷上你的種,姐姐不要做人了!”佟小梅一邊嬌喘,一邊幽怨的看著趴在了身上的佟豪。

佟豪沒心思管這些了,輕聲問道,“姐姐的親爹是~~是老孫頭?”

“嗯!”俏臉嫣紅的佟小梅恨恨的點點頭,“都是我們這裡那混蛋習俗,那個老混蛋不但強姦了媽媽,我十五歲的時候,也差點被他給……,算了,不說了,他老婆也被爹爹給操了,告訴你一個秘密,傻地瓜其實,其實也是爹的種!”

“什麼!”佟豪瞪大了眼睛。

“媽媽臨終的時候告訴我的,爹爹都不知道呢!嘻嘻,活該老孫頭,給別人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佟小梅笑了笑,一把揪住了佟豪的耳朵,“都告訴你要看著你媳婦了,這下好了,又便宜那老混蛋了!”

“不,不會吧……!毕氲阶约涸谶@裡跟姐姐做愛的時候,自己俏麗的女友或許被那個老傢夥也壓在身下肆意操幹,佟豪吞了一口乾澀的唾沫,喃喃說道。

“有什麼不會的,你忘了我們這裡的搶親陋習了,只要不讓蔓茹懷上娃,幹了也是白乾!等著吧!”佟小梅說著又狠狠瞪了佟豪一眼。

“不行,我要去找蔓茹!”佟豪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穿起了衣服。

“你去哪裡!”佟小梅一把將佟豪的衣服扯下,“傻了嗎?城裡的女孩又不知道我們這裡的情況,蔓茹的臉皮又嫩,如果她知道, ,你知道她被別的男人弄了,你讓她的臉往哪裡擱?聽姐姐的,反正人已經被你弄過了,就是多一個男人而已,如果為了這點事,放跑了這麼好的女孩,多可惜!”

“好啦,別哭喪著臉了,等回去檢查檢查,別懷上別人的種就好了,村裡這點破事,有什麼辦法!再說了,全都怪你!”

十八、淫辱(一)

佟大力一路奔到了狗頭山上,看著眼前的木屋,眼中出現一抹恨意,大步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