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度假生活01-10   亂倫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7-25 10:11 編輯
(一)
「來得真早啊,等不及被調教了?」
打開1902室的門,真由子女王一如既往地坐在真皮沙發?,修長的美腿
一下奪走了我的目光。
來接受真由子女王的調教已經記不得是第幾次了,但每當聽到女王威嚴的聲
音,我的心髒都會緊張得砰砰直跳。我不敢直視真由子女王的眼神,連忙脫掉衣
服鞋子,只剩一條內褲,快步走到真由子女王面前跪下,恭敬地磕了一個頭:
「奴才給尊貴的真由子女王磕頭,請真由子女王嚴厲調教下賤的M男奴隸!
我和真由子女王是在一個小型SM圈子?認識的,這個圈子相當封閉,成員
多多少少都受日系文化的影響,所以平時都用日本名字相互稱唿。真由子女王在
一家外企工作,我則開了一家半吊子的網店爲生。
兩年前,在這家酒店的1902室,我第一次被真由子女王調教。從那以后,
每到周末我都會來這?,在真由子女王徹底的控制管理之下屈辱地把一周的性欲
發洩出來。
不同的S女對調教時的著裝有不同的偏好,真由子女王對自己的高挑的身材
很有自信,喜歡那種僅能遮住三點的網格狀暴露女王裝,這顯得本來就傲人的雙
乳更加突出。不過真由子女王絕不會和M男做愛,穿得如此暴露正是爲了勾起奴
隸的性欲并控制它。真由子女王喜歡調教欲望強烈的M男,她曾經說:
「M男首先得是男人,調教一個對女人身體沒有反應的奴隸,毫無樂趣!
我無疑是真由子女王滿意的那類M男,這也是我們能長時間保持關系的原因
之一吧。
「只是跪下給我磕頭,下賤的小陽具就硬起來了?」
我跪伏在地毯上,后頸感到真由子女王的高跟鞋冰冷的觸感。我無法觀察真
由子女王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她一定在用充滿嘲弄的眼神瞥著我挺起來的內褲。
「是,女王大人…奴才一個星期沒有發洩了,所以想到被真由子女王調教小
陽具就下賤地勃起了!
「哦?連手淫也沒有?」
「報告女王大人,前天晚上奴才實在忍不住了,看著A片手淫了,但遵從女
王大人的命令,沒敢射出來…」
「呵呵,這可真夠下賤的!拐嬗勺优跻崎_了踏在我頭上的美腳,允許我
擡起頭來,「你看的什麼A片,男人侵犯女人的?男人都愛看這類片子!
「奴才看的是…女王的POV片子…女王坐在高腳椅上,翹著腿大聲辱罵M
男…」
「哈哈,自己在屋子?手淫還用這麼恥辱的方式?而且還跪在我的面前全部
報告了?下賤的M奴隸!」真由子女王好像被我激起了S性,興奮地撩了撩長發,
「那你看片的姿勢呢,該不會也是像現在這樣跪著看的吧?」
很不巧,真由子女王說中了。我不僅是脫光了跪著,而且還給自己戴上了腳
鐐,一邊給片子?的女王磕頭一邊套弄自己的小陽具,快要射出來了就趕緊停下。
我在真由子女王的逼問下一五一十地報告了自己羞恥的手淫樣子,內褲頂起的小
山丘反而更大了。
「興奮成那副樣子還不敢發洩,就爲了今天來接受我的調教,舔著我的美腳
射出你那髒東西?」
「是,真由子女王!」我被真由子女王的美腳徹底懾服了,連忙恭敬地磕了
一個頭,「求女王大人允許奴才服侍您尊貴的美腳!」
「看在你徹底服從的份兒上,這次就獎賞下你這奴隸!拐嬗勺优跽酒饋,
走到我的背后,「不過得把你捆起來,你要是忍不住碰了下賤竿兒,弄髒了這兒
的地毯就不好了。嘛,像你這樣的M男,也更喜歡被緊縛著伺候女人吧!
我一邊沈浸在真由子女王的語言羞辱中,一邊默默地聽憑女王把我的手腳捆
住。我雖然被羞辱是「小陽具」的M男,其實也是正常尺寸,只不過包莖,總被
女王嘲笑。內褲阻礙了因羞恥而興奮勃起的陽具,我只能請求真由子女王:
「求女王大人允許奴才脫下內褲,裸體侍奉女王大人的美腳!」
真由子女王把我緊緊地捆住,瞥了一眼我的內褲:
「下賤貨色,脫了內褲還不是要弄髒地毯。難道說你想弄髒我的高跟鞋?」
「奴才不敢…」
真由子女王只有一次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允許我用陽具抽插她的高跟鞋并射
在?面。當然那雙鞋子就被賞賜給我了,不過我在家?被禁止射精,所以有這雙
鞋子也沒什麼用。
「好了,可以服侍我的腳了。用舌頭仔細伺候!
真由子女王坐回沙發,把右腿架在左腿上,懸空的美腳挑著黑色的高跟鞋,
露出的腳跟顯得尤其性感。
我給真由子女王的美腳恭敬地磕了一個頭,伸出舌頭開始仔細服侍女王大人
的腳跟。真由子女王說過腳跟是她的性感帶,被屈從的男性跪著舔腳可以使女王
大人從心理與生理上得到雙重刺激。
「舒服…舔得不錯,奴隸!拐嬗勺优蹰_始輕微地喘息,雙腿分開,示意
我舔另一只腳,「可以脫掉我的高跟鞋了!
真由子女王的衣服十分暴露,如果擡頭我就可以看到女王大人的整個陰部,
但我當然不敢有這種念頭,爲了討女王大人歡心,得到射精的機會,我連忙用嘴
脫掉女王大人的高跟鞋,開始仔細侍奉腳趾!
「下賤M男,起誓服從于我的美腳!」
真由子女王開始輕輕撫摸自己的陰部,我雖然沒有看見但聽到了淫水的聲音。
每到興奮的時候,真由子女王都會命令我表現得更加下賤并大聲表示自己對她的
臣服。
「奴才起誓絕對臣服于真由子女王的美腳,謝謝女王大人用美腳徹底支配奴
才的性欲!求女王大人允許奴才射出髒東西!」
「不允許!刮业念^頂傳來的淫水聲更大了,「含住我的腳趾,仔細伺候!
女人怎麼用口伺候你那下賤玩意兒的,你就怎麼伺候我的腳趾!」
我知道真由子女王快要高潮了,只有女王大人舒服了,我才有可能得到洩欲
的機會。我順從地含住了女王大人的腳趾,用舌頭來回舔弄。
「不錯,舔得舒服,變態M男…啊…!」
隨著真由子女王的淫叫聲,我停止服侍女王大人的腳趾,重新磕頭請求射精。
被陽具頂起的內褲已經有些濕的痕跡了。
「果然是個M男,」真由子女王重新恢復優雅的坐姿,穿上了高跟鞋,「別
的男人跟女人開房,用陽具滿足女人;你這M男要用舌頭伺候女人自慰!
「是,真由子女王!奴才是服侍女王大人自慰的奴隸,求女王大人允許奴才
跪著射出髒東西!」
「變態。S女被男人服侍著腳趾舒服,M男要被女人踩到高潮?」真由子女
王輕蔑地笑了笑,用高跟鞋踩了兩下我的陽具。興奮到頂點的我無法抵抗這種快
感,陽具抽動了兩下,當場在內褲?射了。
我們訂的酒店房間不是鍾點房,所以每次調教過后,我都會留下過夜,而真
由子女王聊會兒天就會離開。
真由子女王沖了澡,換回了平時的OL裝。我期待著女王大人會不會留下鞋
子或者什麼東西,因爲我留在酒店過夜的這段時間是被允許自由手淫的。通常我
會聞著真由子女王的味道射兩三次。
「新治,你今天服侍得不錯,我想獎賞一下你!
新治是我在這個圈子的名字,出處嘛,是某篇日文小說的主人公。
「謝謝真由子女王!闺m然不是正在調教,我和真由子女王對話時的語氣還
是有明顯的尊卑差別的。
「嗯,這樣,你先出去一下,我打個電話!
「是,真由子女王!
我離開房間,關上房門。深秋的涼風穿過酒店通透的走廊,我打了個冷戰。
隱隱約約能聽見真由子女王講話的聲音,但完全聽不清內容。大概只有一兩
分鍾,真由子女王打開了門,讓我進去。
「新治,下個星期再來的時候,有個小測驗。如果通過了,就給你獎賞!
我一半疑惑一半期待,還是跪下了給真由子女王磕頭謝恩。女王大人滿意地
踩了踩我的頭,離開了。
雖然沒有得到真由子女王賞賜的鞋子或絲襪,那天晚上我還是回味著女王的
調教,射了兩次。
(二)
一星期后的周末,我準時又來到了1902室的門口。想到真由子女王說的
「小測驗」,內心比平時更添了幾分緊張。
真由子女王…是要用更嚴厲的方式調教我了麼…?
我自認爲不是一個重度M,或者說不是一個典型的M。有人把M分成四系:
肉欲系、侍奉系、疼痛系、羞恥系。如果按照這個四分法,我大概屬于極度的侍
奉和羞恥系吧。相對地,我對浣腸和后庭調教沒有什麼興趣,強制榨精不如射精
管理更讓我興奮,而圣水黃金更是無法接受的。
但同時心底又有另一個M的聲音在吶喊:如果能被女王徹底地調教,被迫接
受自己原本不接受的東西,直到喜歡上無法自拔……比如黃金我是「絕對」接受
不了,但圣水僅僅是「不接受」的程度,如果被真由子女王強制禁欲,最后只有
跪在女王大人的胯下接受圣水侮辱才允許我射出來的話…
想到這?,我的陽具堅硬地挺起來了;而發現自己幻想著這類場景居然興奮
起來,就會産生強烈的羞恥感;最后羞恥又加劇了陽具的勃起。這就是M可悲的
欲望循環。
我深吸一口氣,敲了敲門。
「新治麼,自己刷房卡進來吧!狗績葌鞒稣嬗勺优醺哔F傲慢的聲音。
我輕輕地刷卡打開門——真由子女王仍然坐在沙發?,腳下跪著一個女奴隸,
正在被女王用高跟鞋的鞋尖撥弄乳頭。從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奴隸的背影,雙手
被反綁著,皮膚水嫩白皙,全身只剩一條白色小內褲,隨著真由子女王腳尖的動
作扭動著身體,輕聲淫叫著。
她肯定是因爲我進了屋子并從后面看到了她這幅樣子,才反應這樣激烈吧。
同樣地,突發狀況讓我也有些慌亂,但我沒有忘記最優先的事情是向真由子
女王行禮。脫掉外衣后,真由子女王命令我把內褲也脫了,于是我就在陌生的女
孩身旁裸體跪下,向女王大人磕頭:
「請尊貴的真由子女王徹底調教下賤的M男奴隸!
磕頭的時候,我偷偷瞟了一眼身邊的女奴隸。女王大人停止了玩弄她的乳頭,
她的表情也恢復了從順的樣子?梢钥闯鏊蟾牛玻、3歲,相貌清秀,身材與
真由子女王相比顯得嬌小,烏黑的頭發與白嫩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比。她的胸不
大,粉嫩的乳頭因爲興奮有些充血。我的陽具更加硬了,還好本來就充分勃起著,
不會被真由子女王發現。
「新治,你和深雪還沒見過,打個招唿吧!
原來她就是深雪,那個小型SM圈子的群?有這個名字,不過她和我一樣,
基本不發言,所以我直到現在還對她一無所知。
真由子女王命令我和深雪面對面跪好,我們兩個M在陌生的異性面前暴露身
體,都羞得滿臉通紅。最后還是我先開口了:
「深、深雪小姐…初次見面,我叫新治,是真由子女王的M男奴隸…請、請
您多多指教…」
「啊…是…新治先生…也請您多多指教!股钛┖孟癫幌胫币曃业难劬,垂
下目光又會看到我勃起的陽具,有些不知該看向哪?。這是M的一大特征,我十
分理解。
「你們兩個變態奴隸,看到對方的裸體也不準産生什麼想法。不過是兩個不
被虐待就興奮不起來的賤貨!
突然聽到真由子女王嚴厲的呵斥,我和深雪的身體都條件反射地轉身跪向女
王大人,磕了一個頭說:
「是,真由子女王!」
我們兩人的聲音都幾乎是重疊的,這一舉動讓我和深雪重新深刻地確認了自
己和對方的M性。在陌生的異性和女王的面前徹底暴露M性癖,這種羞恥的感覺
讓我的陽具膨脹得不行了。
面對痛苦,有兩個人就可以各自分擔一部分;而面對羞恥,有兩個人只會讓
各自的恥辱加倍。
「兩個變態的M還挺有默契!拐嬗勺优跤眯廨喠魈羝鸷臀液蜕钛┑南
頜,「M男和M女,誰更下賤些?」
我和深雪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是在女王大人的腳下跪著,身體因興奮而
微微顫抖。
「公狗母狗,」真由子女王脫下高跟鞋,用腳將它們甩到墻角,「把我的鞋
子叼回來!
叼鞋子回來,這種有些「犬蕓」風格的行爲以前我也被真由子女王調教過,
但要和一個年輕女孩相互裸體爭搶女王的鞋子…還是有些過于羞恥了。就在我猶
豫的一瞬間,深雪已經迅速轉身爬到墻角,將兩只高跟鞋都叼住,重新跪爬到真
由子女王面前,小心翼翼地擺好高跟鞋,恭敬地磕頭報告。
女王大人似乎很滿意深雪的順從,用性感的腳趾輕輕撥弄深雪的乳頭。我平
時也愛看les- sm的片子,但近距離親眼見到女性虐待女性,這還是頭一次,
一雙眼睛不由自主地緊緊盯在深雪粉嫩堅挺的雙乳上。
「M男奴隸!」真由子女王突如其來的嚴厲語氣讓我身體一震,「輸給了女
奴隸,還敢恬不知恥地盯著女奴隸的身體看?憑你這種變態M男也配直視深雪的
乳頭?」
「對、對不起!真、真由子女王…」我連忙給真由子女王磕頭道歉,陽具卻
因爲被女王辱罵持續勃起著。
「深雪,看看這個下賤男人的包莖,是軟的還是硬的!
深雪紅著臉快速瞥了一眼我的胯下:「報告尊貴的真由子女王,是…硬的…」
「看到了?這個M奴隸就是這麼變態,跪在我的腳下被我呵斥侮辱,那根下
賤玩意兒反而一直硬著。不過硬著也沒有用,沒有女人愿意給這種奴隸上,是不
是,深雪?」
「是…真由子女王!
「完整地說,你這種想被插穴想得不行了的受虐狂,愿不愿意讓這個M男的
小陽具插弄?」
深雪因爲羞恥聲音已經幾不可聞:「奴婢…奴婢不愿意被這個M男的小陽具
插弄…」
「聽見了麼,M男?受虐狂女奴隸也瞧不上你那根沒用的玩意兒。你就做女
奴隸的奴隸吧,最底層的奴隸!
好恥辱。我甚至覺得被M女蔑視要比被S女辱罵更加羞恥。
「跪到深雪身后,給你的深雪女主人行個禮。雖然你的女主人也是跪著的!
我強忍羞恥,挺著陽具跪到了深雪的身后。深雪的跪姿很標準,屁股埝在腳
跟上,雙腿緊緊并攏,腳趾勾著,大概是因爲興奮吧。我模仿給真由子女王磕頭
的動作給深雪的跪姿磕了一個頭:
「奴才給深雪女主人磕頭,請深雪女主人管理調教下賤的M男奴隸!
「深雪,給這個M男回禮!
「真由子女王…奴婢…奴婢從來沒有做過S…」深雪好像很不適應支配者的
角色。
「S?哈哈,我哪?說讓你這M女受虐狂做S的?你這種天生喜歡被捆綁束
縛的女奴隸當然做不成S。你不過是作爲M,去侮辱更加下賤的M!
「女王大人…奴婢害怕自己調教不了M男…」
「那你想讓這個M男把你的身體看個精光?更喜歡被M男盯著乳頭看,還是
更喜歡命令M男聽從你的支配?」
深雪遲疑了片刻,終于冷冷地命令我:「奴隸新治,向我的跪姿恭敬磕頭!
我深切感受到淪爲最底層奴隸的羞恥感。被同樣喜歡受虐的M女鄙夷、辱罵,
以至于不得不服從M女的命令,做M女發洩恥辱的性工具……
我徹底順從地把頭低伏在深雪的腳下。真由子女王似乎對我的服從很滿意:
「深雪,難得有男人臣服于你,把你的腳踩在他頭上吧!
「真由子女王,奴婢…」
「踩。這個下賤男人渴望被你踩呢!
深雪被真由子女王命令著,猶豫地把腳踩在了我的頭上。被跪著的深雪踩住
頭頂的一瞬間,那種被女奴隸羞辱、崇拜侍奉M女的屈辱感,讓我的陽具自己微
微顫抖了起來。
這是射精臨界的興奮。
忍不住了,要射了。只要碰一下就能射出來了。
真由子女王對我的陽具絲毫沒有興趣,被男女奴隸的服從激起了S性的女王
大人正用美腳肆意抽打深雪的堅挺的乳房。深雪被真由子女王虐待得淫叫連連,
又不想被我聽見而盡力壓低聲音,微翹的臀部不住扭動,樣子性感極了。
「求真由子女王允許奴才射出髒東西!」我忍不住高漲的射精欲望,終于跪
在女王和女奴的腳下屈辱地懇求射精準許。
「你是深雪的奴隸,去求深雪給你弄出來!
我已經顧不上羞恥,趕緊給深雪磕頭:「求深雪女主人允許奴才在您的腳底
射精!」
深雪似乎也在女王大人的侮辱下興奮起來,進入了狀態。她把左腳向后伸出
一點,頭也不回地命令:「射出來吧!
還沒等深雪說完,我就忍不住握住陽具,射精了。精液沾得深雪滿腳都是。
真由子女王嘲笑我是個早洩的奴隸,連深雪也忍不住驚訝地說:「射得好快!
「深雪,M男把你的腳弄髒了,去浴室洗幹凈吧!
深雪得到女王大人的命令,恭敬地磕頭謝恩,快速起身進了浴室。雖然在我
面前是女主人的身份,但同時自己也在受虐,這對深雪來說也是很強烈的恥辱吧。
深雪去浴室后,真由子女王對我講了講這次「小測驗」的事情。
原來從明天開始,以真由子女王爲首的幾位SM愛好者,準備在某座別墅進
行爲期一周的度假生活。這種SM度假在東方不太常見,但西方比較流行。當然,
這種度假從頭到尾都充斥著淫靡的氣息,平等的社會關系蕩然無存,一切都圍繞
著主人和奴隸的關系進行展開。
這種「度假」由于其封閉性,可以模擬出一段時間內相對真實的主奴生活,
對SM愛好者往往充滿誘惑。但可想而知,與之相應的,則是要求參與成員之間
的高度信任。不過對我的「測驗」并不是信任方面的,真由子女王對我說:
「一對一的SM和多人有些區別,其他成員怕你不適應,這才有了今天的調
教!
深雪也是成員之一,據真由子女王說,總共好像是三位男性,五位女性。
「等深雪出來,咱們繼續,能讓我滿意,你們就合格了。一旦合格,今天晚
上你和深雪就一起住在這?,明早我開車來接你們,直接出發!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