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共事一夫的嬌羞   亂倫小說 

「喔,爸,你讓人家跟媽等好久喔!」
當我懷著既興奮又刺激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張姐的房間時,首先映入眼簾的
是今晚的伴娘佳佳,她穿著一襲熱情如火的紅色蕾絲薄透小禮服,像只小鳥一般
高興的投入我的懷抱,我還來不及仔細看她身上的穿著的時候,胸前就感受到她
年輕稚嫩乳房無比美妙的觸感。
「乖女兒,對不起,你媽呢?」
「媽媽在里面啦!爸,我跟你說,媽今晚感覺像小女生一樣,好害羞喔!」
「別說你媽,其實我也很緊張,誰像你這么鬼靈精怪!」
佳佳的身上洋溢著無比好聞淡淡的少女體香,她的雙手環抱著我跟我擁抱一
下,故意讓她的胸部跟下體緊貼著我的身體,然后在我還來不及用手撫摸她渾圓
緊俏的屁股的時候,她的身體又離開了我,俏皮的在我面前好像跳芭蕾舞一般大
方的旋轉一圈展現她青春火辣的身材,同時笑著對我說:「爸,人家挑的伴娘服
漂不漂亮?」
「漂亮,漂亮,不僅漂亮,簡直是迷死爸了!」
佳佳身上穿著的紅色蕾絲伴娘服,根本就是故意誘人犯罪的款式,上半身蕾
絲緊身馬甲好像芭蕾舞衣一般的薄透性感,胸前乳房部位上面刻意用多層次磙荷
葉邊的網紗罩著,在燈光下不要說乳房,連乳暈都隱約可見,而她胸前那兩粒粉
嫩嬌艷的蓓蕾因為激凸讓人看得一清二楚。
「喔,佳佳,你真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小妖精!」我忍不住再度抱著她,用
手輕輕撫弄著她胸前誘人的激凸,才發現她胸前的網紗不是縫死的,我的手指頭
可以從下方的空隙直接探進去,親手感受著懷里女兒粉嫩粉嫩奶頭奇妙的觸感。
佳佳被我偷襲,忍不住興奮的扭動身體,輕聲的呻吟著:「啊……爸,你摸
得人家好舒服喔!不行啦!媽還在里面等你!」
看著佳佳此時渾身無力,有著修長睫毛的眼睛閉著,鮮艷濕潤的紅唇微微張
開,不斷發出誘惑人的呻吟,我的目光隨著我的手往下,來到佳佳屁股上面超短
的澎澎蛋糕裙上面,多層次網紗鏤空的大膽設計,讓佳佳的大腿根部隱隱約約的
露出,我忍不住將手指頭探入她的短裙之中,年輕少女那無比誘人的神秘所在。
「不行,誰叫你穿得這么犯規,先讓爸摸摸看!
「喔,不行摸那里啦!啊……爸,人家會受不了的!
「喔,真舒服的手感!佳佳乖,讓爸再摸一下就好了!
「喔……爸,你摸得讓人家……人家下面都濕了啦!」
「誰叫你穿這么色的珠珠內褲,明明是故意要引誘爸來疼愛你的!
「喔,媽媽穿得才色呢!爸,不要摸了,你的新娘還在里面等你啦!」
「好吧,先放過你,等我幹過你媽這個準新娘之后,再來好好整治你這個伴
娘小妖精!
隨著我摟著佳佳這個伴娘走進臥室,便聽到從里面傳來張姐無比性感撩人的
呻吟聲:「啊……佳佳,你跑哪里去了?喔……不行了,身體……身體感覺好奇
怪喔!佳佳,好了沒?媽快要受不了了……喔!那里……那里好酥好麻喔!」
進了臥室,在中間豪華的大圓床上,正是我今晚的準新娘張姐,她穿著豪華
的蕾絲白紗,背靠著床頭無比誘人的斜躺著,她的眼睛被蕾絲眼罩遮著,穿著比
佳佳更加豪華質料的白色蕾絲馬甲,但是款式卻更加性感暴露,腰部底下的透明
白紗裙讓她的下半身幾乎是完全透視的。
「媽,好了,你不用忍耐了,爸已經來了!
我摟著佳佳走近大床,張姐已經發現了我的存在,她整個人開始害羞的想要
蜷縮起身體,這時我才發現,她的手腳分別被四個床柱上延伸的白色絲巾給綑綁
住了,讓她雖然想要躲藏,卻無法讓她的身體逃脫我的視缐范圍。
「喔,張姐,你好美喔!」
「啊……好害羞喔!大頭,求求你,你不要看!」
佳佳跟我一起來到大圓床上,我從來沒有這么近的看過張姐,特別是她的手
腳被綑綁,穿著性感火辣的白紗,在我面前無助地裸露她成熟誘人的肉體供我欣
賞。長久以來她在我心目中無比高大的女強人形象,突然轉變成在我面前任我碰
觸愛憐的小人妻了,令我一時之間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媽,你都要成為爸的新娘了,還害羞什么啦!」
「!佳佳,媽媽……」
「爸,你還楞在那里做什么?你沒看到媽很想要你了嗎?」
張姐被矇住眼睛的臉龐羞紅的喘息呻吟著,她胸前的蕾絲白紗在乳房部份完
全鏤空,讓她雖然47歲仍然堅挺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之中,上面戴著用合金跟寶
石珍珠制成的性感比基尼胸罩,兩粒烏黑的奶頭跟乳暈在胸罩中誘人的透出挺立
著,讓我忍不住就想要親吻下去。
佳佳拉著我讓我跟她一人一邊的坐在張姐的兩旁,然后她看著我的神情,微
笑的跟我說:「爸,媽是不是很美?」
「嗯,美極了!張姐,你真的好美喔!」
「啊,你不要叫我張姐了,叫我……叫我……卓……娜……吧!」
「喔,爸,你還在等什么?你不是很想吸媽的奶頭嗎?」
佳佳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在張姐右邊乳房上面挑逗愛撫著,我看了之后忍不
住趴了下去,用我的嘴唇跟舌頭開始吸舔著張姐左邊的奶頭,然后我們父女很有
默契的一起吸著張姐的兩邊奶頭,讓張姐因為奶頭的快感而逐漸顫抖呻吟不停:
「喔……好舒服喔!啊……奶頭……」
我跟張姐這對新郎跟新娘,就在女兒佳佳這個伴娘的誘導之下開始了我們的
新婚之夜。當我用嘴不斷吸著張姐奶頭的時候,有只手默默地摸著我的褲襠,開
始把我的陽具給掏了出來,我想也知道應該是我淘氣的伴娘女兒佳佳,于是我也
用一只手開始摸著她的乳房。
「啊……爸,你好壞喔!」
「誰叫你的手亂摸,爸要好好懲罰你!」
「啊……誰在摸我那里?喔……好濕好難受喔!」
「媽,你好淫蕩喔!你的機掰跟屁股都濕答答的了!
「啊……不行了,大頭,我……我好想要喔!來,來幹我!
亂軍之中,我跟張姐母女三人在大圓床上戰成一團,張姐最吃虧,因為她的
手腳早被佳佳用絲巾給綁住了,這是因為張姐一開始有點害羞放不開,所以佳佳
故意這樣擺佈她,不過等到張姐已經發情徹底拋棄自尊,主動要求我來姦淫她的
時候,佳佳很快地就將母親的手腳釋放。
這個時候下體穿著跟比基尼胸罩同款式內褲的張姐,她正躺在女兒佳佳的懷
中,讓佳佳從后面抱著用雙手玩弄著她胸前裸露的雙乳,自己眼神迷離地感受背
后被女兒青春嬌媚的乳房頂著的刺激感受。我則是臉部趴在張姐的大腿根部,讓
她主動用手指掰開陰唇,讓我的舌頭不斷刺激她的陰道以及陰蒂。
「喔,媽媽,你的奶頭好硬好大喔!」
「卓娜,這樣舔你的機掰,你覺得舒不舒服?」
「喔……好舒服喔!我是自己掰開陰道讓老公舔的淫蕩女人!
張姐的身體隨著我跟佳佳的共同挑逗愛撫,她已經完全放棄羞恥,盡情享受
來自身體各處的快感刺激,沈淪在感官跟情慾的樂趣之中,嘴里不斷發出無比淫
蕩的呻吟,讓我們父女都被她所影響,動作越來越劇烈,花樣也越來越多,當然
張姐也就愈發的淫亂起來。
接著我讓佳佳跟張姐擺出69姿勢互相舔著對方的機掰,看著床上這一紅一
白,一老一少兩個不同韻味風情的母女,正努力地舔吸著對方的陰部,感受到對
方給予自己快感的同時,也努力地讓對方享受那蝕骨銷魂般的舒服感受,我的雙
手則是游走于母女倆的身上,享受不同的肌膚觸感跟風情。
「啊……爸,你好壞喔!不要摸人家的肛門啦!你剛剛都已經摸過了!
「喔……大頭,不行啦,那里好髒喔!好老公,不要玩人家的屁股啦!」
我故意用手指頭蘸著張姐跟佳佳的淫水,輪流抽插著她們母女兩人的肛門,
剛剛經歷我的手指協助排便的佳佳,很快就扭著屁股迎合著我的手指頭抽插。沒
有經歷浣腸肛交的張姐,則是十分害羞的逃避我的手指頭玩弄,一直到她終于被
佳佳的嘴巴跟我的手指頭弄得慾火焚身,開始無恥地說出她內心真實的渴望。
「喔……機掰好濕好癢喔!我要……大頭,求求你快點來幹我的機掰吧!」
原本嬌羞的張姐這時躺在床上,她身上的蕾絲白紗早已凌亂不堪,張開的雙
腿被我高高的舉起壓在我胸前,隨著我的陽具不斷抽插,她胸部的乳房也不斷地
晃動著。原本身體緊貼著我的背部,失神般胡亂親吻我的佳佳,這時她紅著臉側
身躺在張姐的旁邊,兩只手環過張姐的脖子開始跟她親吻。
「喔……好大好漲喔!啊……大頭,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喔!」
「喔……爸,來幹我,人家也好想要喔!」
慾火焚身、神智不清的佳佳這時瘋狂地親吻著張姐,她伸出舌頭跟張姐展開
激烈的舌吻,被我幹著的張姐也激情地回應著她的舌吻。然后佳佳用手胡亂拉著
我的手去探入她已經濕淋淋的糜亂陰道之中,身體興奮的扭動并且發出求愛的呻
吟:「喔……快點來幹我!爸,人家快要受不了了……」
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同時兼顧兩個慾火高漲的女人,后來我只能讓佳佳趴在張
姐的身上,讓她們兩個人乳房對著乳房、機掰對著機掰,佳佳跟張姐兩個人在瘋
狂舌吻的時候,我則是一下一上輪流抽插著身體疊在一起母女的兩個淫屄,不斷
地摩擦她們濕答答的陰唇,碰運氣般的讓龜頭決定頂進誰的陰道之中。
不過事實證明這樣只有更糟,因為兩個飢渴發情的女人,這個樣子誰也沒辦
法得到滿足,結果是兩個女人起來鬧革命,我這個男人直接被推倒。張姐干脆無
恥的分開大腿,將她無比瘙癢的淫屄直接霸佔我的陽具,佳佳只能認命地將淫屄
坐在我的臉上,讓我同時用嘴巴跟肉棒服侍這對性飢渴的母女。
佳佳跟張姐則是一邊興奮地扭腰擺臀,盡情享受著我的服侍,互相用胸前的
乳房摩擦對方的奶頭,雙手緊緊地擁抱著對方的同時,像是女同性戀一般互相展
開喇舌熱吻。我完全看不到她們的瘋狂行為,但是我的嘴巴跟鼻子聞著佳佳鮮嫩
的機掰味道,陽具被張姐的陰道不斷地包夾刺激著,我的雙手只能在母女倆身上
胡亂地摸索。
「喔……好棒喔!大頭,啊~~人家……人家好愛你喔!」
當最后張姐整個人跨坐在我懷里,不斷地因為高潮來臨而顫抖不已的時候,
佳佳整個人貼緊在我的背部,開始用她胸前堅挺的奶頭摩擦著我的背部。雖然疲
憊,但是我知道,我暫時還是沒有辦法休息,因為我聽到佳佳這個伴娘開始跟新
郎主動要求謝禮的說:「喔……爸,人家也好想要喔!你來幹佳佳啦!」
剛射精有點疲憊的我無奈地說:「乖女兒,先讓爸休息一下!
張姐一臉幸福,于心不忍的跟女兒說:「佳佳乖,忍耐一下,爸待會就會陪
你了!
「喔,媽,可是人家現在好難受,我真的就好想要喔!」然后佳佳就主動趴
在我們旁邊,翹起她年輕稚嫩的屁股,滿臉期待的開始用手摸著自己的陰部引誘
我來幹她。
我無奈的看著張姐,張姐這時無比嬌羞的親了親我的嘴唇之后跟我說:「老
公,為了女兒,你就再辛苦一下吧!」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