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雪1~8章   人妻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2-16 10:15 編輯
(一)
繼承家族榮譽的孩子。
這是郁雪從出生以來便被灌輸的觀念。
繼承出生在東州的高等貴族世家,自從出生開始便被灌輸要維持家族榮譽,
從懂事開始,便承受著遠超過一般平民的課業、武術、禮儀各種訓練。
龐大的課業,并沒有讓郁雪覺得不滿、疲累,因爲在她開始有這種情緒前,
她便已經習以爲常的接受這種生活。
在這種菁英的訓練模式下,從幼時開始,郁雪始終在同齡人中保持領先,即
使進入了東州國家軍事訓練學校,她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成爲學校中的優秀人
物,無論男女皆有她的愛慕者,但是她始終保持著有禮但疏遠的態度。
這樣的她卻有著一個不爲人知的小秘密。
每三天,她會獨自一人以自我訓練的名義,進入后山的叢林中,小心的確定
沒人跟蹤她后,她就偷偷的爬上樹,在樹與樹之間小心的移動,直到到達目的地
小心的將身體掩藏在樹葉之中,透過空隙看出去,剛好可以看到山腳的一處
山洞,山洞位置很隱密,如果不是從這個位置的話,底下完全看不出這位置有個
山洞。
這是郁雪在大概二個月前進行埋伏訓練的時候偶爾發現的,從那次之后,郁
雪幾乎每隔三天便會跑來這裏一次,進行明知不可以,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偷窺行
爲。
山洞裏面有一男二女,女的郁雪只知道是三年級即將畢業的學姊,男的她卻
認識,是自己的同學,二年級戰術科的炙可。
郁雪會記住炙可的名字,是因爲炙可是全校唯一一個,在戰略模擬考試贏過
她的同齡人,也是郁雪從小到大唯一一個。
但是現在讓郁雪對炙可印象深刻的山洞內的情景,炙可和二名三年級的學姊
都脫光了衣服,其中一名學姊正跪趴在炙可的腿間,用力的吸吮炙可的肉棒,而
另一名學姊,卻是整個人躺在地上,讓炙可一屁股坐在她臉上,雙手托著他的屁
股,臉則埋在他屁股下。
缺乏經驗又聽不見山洞動靜的郁雪不清楚細節的過程,但炙可正在享受美女
學姊替他吸吮肉棒和舔弄屁眼的服務。
兩個在三年級裏美色和才幹都數一數二的美女,如今卑賤的臣服在他的跨下
,征服知性的強悍美女,是炙可最喜歡的游戲,而他也確實有這方面的天賦。
這二個學姊,在炙可入學時開始的算計、安排下,本來只是抱著玩玩得態度
,卻一步步的失陷,最后被炙可順利的征服。
炙可本身也是只在享受游戲,所以征服兩位學姊后,也沒有大肆宣揚,只是
固定時間帶著學姊到這個秘密基地玩樂,兩個早就被炙可馴服的學姊,在這個秘
密的山洞裏更是極盡淫靡的服侍炙可。
讓兩個學姊服侍自己一陣子后,炙可拍拍正在幫她吸吮肉棒的學姊腦袋,站
起身。
「麗學姊、紫學姊,可以啰!
吸吮肉棒的麗和正炙可屁眼的紫,連忙起身背對炙可,翹高屁股。
躲在樹葉中的郁雪,面紅耳赤的看著原本正在服侍炙可的學姊突然爬起來面
朝著她的方面,對著炙可翹高屁股搖晃著。
雖然聽不到聲音,但經過鍛鍊,郁雪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強化視力,經過強化
的視力讓郁雪清楚的看見兩個學姊帶著又渴望又哀求的眼神,張合的嘴可能正說
著郁雪無法想像的淫賤話語。
當看到炙可那堅挺粗大的肉棒時,郁雪感覺自己的唿吸停頓了一瞬。
『好、好大……』
當炙可將肉棒從背后插進學姊的肉穴,看著學姊滿足大叫的表情,郁雪覺得
自己全身都開始發燙。
『這樣、這樣粗的………在身體裏出入………」
一邊偷窺著炙可與學姊的性交畫面,郁雪一邊吞著口水一邊幻想著肉棒在學
姊體內出入的畫面。
『那樣子……會舒服嗎………」
舔著嘴唇,郁雪一邊這么疑惑,一邊慢慢伸手在自己褲子上,用手撫摸著小
穴。
不懂得技巧的郁雪,只是隔著褲子上下摩擦著小穴,但即使隔著褲子,郁雪
都能感受到自己肉穴的濕熱,這讓郁雪的臉更紅,微微的麻癢感讓郁雪舒服的輕
輕喘氣,雙眼依舊捨不得裏開的盯著山洞裏的性交。
山洞裏,炙可的對象已經換成另一個學姊,之前那個仰躺在一旁測著頭,僅
能憑胸部的起伏判定人還活著,另一個學姊被炙可用像是抱小孩撒尿的姿勢抱著
,粗大的肉棒差在學姊的體內一進一出。
『好厲害……那是……!」
正癡迷看著的郁雪,突然發現炙可的肉棒正插著的位置不是郁雪以爲的部位
,視力強化的郁雪可以清處的看見,炙可粗大的肉棒殘暴的撐開學姊的屁眼,一
出一入之間,帶著學姊的屁眼跟著一進一出。
『那、那裏……不會痛嗎………』
意外的場面讓郁雪驚訝,但出奇的郁雪産生的情緒不是厭惡,而是好奇,同
時不由自主的縮緊自己的屁眼,另一手按著屁股。
直到炙可發洩完畢,將白濁的液體噴灑在倒在地上的兩位學姊身上,郁雪紅
著臉沿著原路偷偷離開,卻沒發現發現完畢的炙可正看著她的方向露出詭異的微
笑。
郁雪(二)
東州國家軍事訓練學校,是一間半義務制的學校,東州國內的所有貴族子弟
,都必須要進入學校就讀,平民子弟只要表現優良,在學期間成績保持在規定之
上,也可以免學費入學就讀。
學校內以實戰風格爲取向,從個人的單兵作戰、偵察訓練、醫護治療,到團
體的戰術戰略、策略佈局、民心士氣等等,包辦戰斗、政治兩大范疇,對于不少
的中小貴族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訓練場所,對于像是郁雪那樣的大貴族,則是
開拓人脈,收集優秀人才的場所。
學校分爲是單兵訓練三年,戰術訓練三年,前三年基礎后三年進階,合計六
年的訓練課程,考試公正嚴格,因爲負責考試的都是東州國各軍的現役軍官,一
項考試至少有五位不同軍區不同單位的軍官負責,考生的家族再神通廣大也無法
賄賂所有考官。
盡量在可能范圍內,最大的杜絕作弊的可能性,而各軍區也會利用機會物色
成績優秀的學生,等學生畢業后便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從軍,若是從軍便皆是從軍
官開始,所以又被稱爲軍官預備學校。
炙可的家族在整個東州國只算是中小家族,并且他的家族與郁雪的家族連點
頭之交都算不上,只能算是知道那個名字的程度,照理說他應該與郁雪沒有任何
交集。
但是郁雪卻在偷窺他與學姊之間的做愛戲碼前,便對他有印象了,有印象的
原因是,從開始進階課程的戰術一年級時的戰術模擬測驗,郁雪跟炙可之間的成
績,最好的表現是平分,一對一的對局測驗更是沒有一次,郁雪是贏過炙可的。
這對郁雪來說是一個很稀奇的體驗,讓她忍不住有點注意這個看起來懶散,
成績卻始終保持在年級前列的男生,然后在看到他跟學姊之間的關系時,對郁雪
的沖擊可以用震撼來形容。
家教甚嚴的郁雪,對于男女之間的性事,只有些許的皮毛,止步于男人的性
器要進入女性的程度上,至于爲何?如何?她就不知道了。
可能的郁雪對于性愛,可以說是小時候沒人教,長大了沒地方學,連自瀆都
不懂得郁雪,在親眼見到炙可和學姊的性愛前,根本無法想像性交是如此激烈和
………淫靡,那種強烈的沖擊感讓郁雪一開始失眠了好幾天。
即使后來好轉了,但只要閉上眼就是炙可擁抱那些學姊的畫面,讓郁雪每早
都欲哭無淚地帶著濕透的內褲起床。
即使如此,郁雪每次都無法克制自己去偷窺的行爲,即使無數次的訓斥自己
,告誡自己,壓制自己,最后郁雪還是忍不住的在每次偷偷跑去偷窺,然后事后
在自己床上懺悔自己的行爲。
數次的循環后,郁雪也無奈的放棄了掙扎,只能自我欺騙的安慰自己,學姊
即將畢業,這個狀態很快就結束了,至于會不會再找一個新的對象,郁雪就給他
無視了………
直到那一天,炙可突然跟她說道:
「偷窺是不好的行爲喔,郁雪同學!
那天怎么度過的,郁雪完全沒有印象了,等到好不容易的上完課,郁雪近乎
慌亂的找上炙可后,看著炙可似笑非笑的表情,郁雪完全說不出話。
想要解釋,但是轉盡腦筋好半天后,郁雪只能結結巴巴的憋出一句對不起。
「郁雪同學不會以爲,偷窺完之后一句道歉就能解決吧?」
「當、當然不會,不管要我怎么樣道歉,我都會接受的!
羞紅著臉說著,郁雪眼角泛淚的看著炙可,對于家族榮譽有著強烈責任心的
郁雪來說,身爲家族繼承人的自己,竟然偷窺同學做愛這種事情一旦傳開,對她
對家族來說都是很嚴重的事情。
炙可保持沈默的打量著眼前的郁雪,不知在思考什么,郁雪就這樣抱著緊張
和不安的情緒等待著。
「那么…………」
等待不知多久后,終于等到炙可開口的郁雪,卻聽到了她完全沒想到的條件
「只要郁雪同學在一個月內都聽我的命令,這件事便會成爲只有我們兩個人
知道的秘密!
即使在很多年后,郁雪也還是不知道自己爲什么會在那時答應這個條件。
*******************************************************************************
「你真的……真的會………遵守諾言嗎?」
郁雪雙手拉著自己衣服的裙擺提高,露出自己的僅著內褲的下半身,害羞的
偏過頭問道。
炙可饒有興味貼近的看著郁雪結實飽滿的臀部和修長的美腿,一邊點頭說道
「我可以以我家族的名號發誓!
即使隔著內褲,郁雪仍能感覺到炙可講話時噴出的熱息噴在自己的隱密處上
,這個感知讓她羞愧的快要哭出來,從沒體驗過這種事情的郁雪,完全不知道怎
么處理,只能僵著身體,讓炙可視姦自己。
「郁雪同學,妳有自慰過嗎?」
「那、那是什么?」
聽到郁雪的回話,炙可微微一愣,隨即想到原因,帶著有點邪惡的笑容說道

「沒關系,不會我教妳!
上一篇:日本女間諜 下一篇:阿賓
評論加載中..